洪荒小说网 > 我在洪荒穿万界 > 105章 桂花山
    玄清打定主意之后,当下便迈步上山,直往红花姥姥所住的福仙潭走去。

    刚刚走上山坡,便看见西面山角上有一堆五色云雾笼罩,映着朝日光晖,如同珠宝幻化,锦绣堆成,此起彼伏,非常好看。

    玄清却是知道,这五色云雾乃是红花姥姥封锁福仙潭的五色云雾。她如不答应先将这云雾撤去,恐怕想见到她好不容易呢。

    这五色云雾可是难不倒玄清,正在他要施法穿过五色云雾的时候,却是突然发现从五色云雾里面飞出一个黑点,一会工夫,便听有破空之声,直往玄清面前落下。

    这时一个如同黄莺出谷的声音传来:“请问来人可是要前来寻药的?”

    抬头一看,只见问话的是一个女子,年约二十余岁,身材高挑,英姿飒爽,大方得体,肤色略黑身着黑色衣衫,手中各提着一把紫色的药锄和一团青色微微光的物什。

    玄清当下停下脚步,说道:“在下太清门下弟子玄清,找你家红花姥姥有事,不知姑娘怎么称呼?”

    这女子爽朗一笑说道:“在下申若兰,家师正是红花姥姥,家师因有感有贵客要来,只是家师因为即将飞升,日前正在料理后事,却是无法分身接见你等,特命我来此等候前辈。”

    “果然是女剑仙黑凤凰申若兰!”玄清心中暗道。

    这申若兰是云南桂花山福仙潭红花姥姥生平惟一得意的弟子。红花姥姥自从得了一部道书后,悟彻天人,功参造化,一举证道地仙,算计自己不久便会得天界灵光接引上天,只等那破潭之人前来破去她潭中封锁,便好飞升。

    原本,破潭之人应该是峨眉派的小辈,但如今天机混乱,天数大变,好在此事事关红花姥姥的成道飞升,却是让其心里有所感应,预感到了玄清的到来。

    玄清自然是不会客气当下便跟随申若兰上了山,越过了两座山峰之后,不一会儿就随着若兰到了一个山谷里。

    这山谷中四围俱是参天桂树,空中飘着淡淡的桂花香气,清新淡雅,隽永宜人,玄清只觉得胸中一畅,一抬头,即见到一个几十人合抱的桂花树映入眼帘,也不知道那若兰在树的哪里按了什么,这大树就显出一座门户来,若兰急忙将玄清请进来。

    “前辈勿怪,”申若兰却是客气的说道,“家师此刻还有要事不得分身,需前辈在此休息上一日,明日之后,家师自会来面见前辈。”

    “无妨,”玄清笑着说道。

    随后,玄清却是打量着这株大树,只见,树身业已中空,近根处一个七八尺高的孔洞,算是门户,便由申若兰揖客。进去一看,里面竟是有床有椅,还有窗户。

    窗前一个小条案,上面笔墨纸砚,色色俱全。炉中香烟未歇,也不知焚的什么香,时闻一股奇馨扑鼻。室中布置得一尘不染,清洁非凡,门旁有一个小梯,直通上面,想必上面还另有布置,玄清却是不知,那上面却是申若兰的闺房,自然是不可能邀请玄清上去的。

    “前辈,此地原名古桂坪,数年前,被我看中这一株空了肚皮的大桂树,拿来辟为修道之所,家师自从得了道书之后,不愿人在眼前麻烦,所以我除每日一见家师,听一些教训传授外,便在此处用功。这树也逗人喜欢,除全身二十余丈俱是空心外,还有许多孔窍,我便利用它们做了许多窗户,”申若兰见玄清好像对这桂树饶有兴趣的样子,便开口解释起来,“把这树的内部修造出三层。这最下面一层却是我用来接待客人的地方,前辈今晚在此休息便可,还有一层却是我的蜗居,至于最上一层近枝丫处,被我削平,搭了一些木板,算是晚间望月之所,被我换作‘望月台’,前辈晚上空闲的时候也可以上去体验一番,可惜,现在还没有什么好玩,一到秋天,满山桂花齐放,素月流光,清香扑鼻,才好玩呢!”

    “望月台?”玄清莞尔一笑,却是想到了主线世界的望月亭,也不知道诛仙世界现在又是怎样一番情形?当下问道,“可以带我望月台参观一下吗?”

    “当然可以,”那申若兰却是对玄清的要求欣然答应。

    玄清随后便随着申若兰上了望月台上。那台原就两三个树枝削平,虽然简单,颇具巧思。又是离地十余丈高下,高出群林,可以把全山美景一览无遗。想到了桂花时节,必定另有一番盛况,可惜现在不是晚上,没有明月可让玄清观望,不然的话,肯定又是另一番意境。

    “你到是费了心思了,”玄清转身对申若兰笑道,却是心里有了计较,当下问道,“你以后可有什么打算?”

    申若兰抿嘴一笑道:“家师功德圆满,不日即将飞升,我修为不够,无法随她老人家同去,家师生平只收我一人为徒,平时钟爱非凡,恐她飞升以后别无同门师叔伯师兄弟姐妹,受人欺侮,家师宣称前辈乃当世高人,不知前辈能否收我为徒。”

    “你师父知道我?”玄清终于忍不住好奇的问道。

    “不敢欺瞒前辈,”申若兰却是说道,“此前,家师却是心有感应,预感到前辈的到来,本想推算一番,却是突遭反噬,吐了一口鲜血,随之猜测前辈不是凡人。”

    玄清知道,这是红花姥姥在交代后事,当然,此后事并不是说红花姥姥要遭遇不测,而是要飞升灵空上界,当即应道:“说实话,你这资质和性格我都是很喜欢,正好我开府在即,正缺一个像你这样心巧之人,你师父红花姥姥既然有如此雅意,你又心有如此意愿,那是再好不过,按说我却是不忍心拒绝才是。”

    玄清终于知道,为何这申若兰会特意去外面接应自己,有处处对自己恭敬有加,原来是师徒二人心中早有了计较。

    “不过,”玄清却是突然说道,“我却是不能收你为徒。”

    “还请前辈明示!”申若兰听了玄清开口拒绝,却是并没有表现的多么失望,却是平静的开口问道,但凭这份气度,此女将来的成就就小不了。

    “你到是好气度!”玄清忍不住夸赞道,“你真的觉得你师父如此情形飞升灵空上界就是最佳的选择吗?”

    “前辈此话是什么意思?”申若兰好奇的问道。

    玄清当下说道,并且故意将所说的话用法力包裹着传递出去,传遍整个古桂坪:“当今世道,修士飞升灵空上界,以金仙大道最为上乘,也最为艰难,但以此境界飞升,相应的成果也最高,一上天便是一方高手,受各方天帝拉拢优渥,不受天条拘束,最是逍遥自在,比如那青城派的极乐真人李静虚,之前在慈云寺我却是见过他一面,以他的境界,一旦飞升,成就不可限量。”

    当然,玄清所说的金仙,并不是洪荒世界的金仙,蜀山世界的金仙,却是比洪荒世界那金仙差了十万八千里,蜀山世界,金仙者,乃是元婴与元神相合,去阴存阳的纯阳飞升,此中以吕纯阳为其中的翘楚,那极乐真人李静虚走的也是金仙飞升之路。

    “金仙飞升之外,以天仙境界飞升者次之,这也是几乎大部分修士所走的路,”玄清继续说道,“而散仙境界飞升者最差,这所谓的散仙飞升,便是刚刚孕化婴儿,成道散仙便急不可耐的飞升灵空上界,而你师父就是如此情形。”

    玄清不禁想到了陆荣波,跟红花姥姥一样,两者都是走的元婴飞升的散仙飞升之路,以此境界飞升,即使成功飞升灵空上界,那在天界也是战五渣的水平,别以为天界就没有了争斗,这种人,即使飞升灵空上界,也是当炮灰的存在。

    其实,玄清却是知道,这所谓的元婴飞升成仙,也被叫做尸解仙,因为元婴不纯,元神不凝,只能脱去躯壳尸解飞升,没有rou|体,然后借着天界的接引灵光方能到达灵空上界,这类修士飞升时受了灵光庇护,上天后便注定是个低等仙人,要受拘束,不得自由,虽得长生,代价却是巨大,若是没有一个强大的后山,也只是一个呗永生奴役的命。

    此种境界飞升,实力最差,在灵空上界连战五渣都称不上,做炮灰都不够资格,比如那陆荣波,原先就是走的元婴飞升之路,却是被一个紫云宫的区区三凤奴役,可见其实力之低!

    “前辈可是有什么妙法?”突然,一道声音从外面传来,金光闪过,却是显出一道人影。

    “徒儿拜见师父!”申若兰见到来人,当下便跪拜行礼,口称师父,不用问,此人必是那红花姥姥无疑。

    “红花姥姥!”玄清却是突然说道。

    “前辈,在下正是红花姥姥,”来人在玄清身上感应了一下,当下便恭敬的开口说道。

    “妙法到是不敢说,但我却真是有一个好去处,”玄清说道,“你可是知道那陆荣波?”

    接着,玄清将陆荣波的情况跟红花姥姥介绍了一番:“怎么样?你可敢随我去看上一看?”

    “有何不可!”红花姥姥也是艺高人胆大,何况,她也是知道,以玄清那神秘莫测的修为,要真是要对她不测的话,她也是反抗不得。

    当下,玄清却是大手一挥,直接带着红花姥姥消失在古桂坪,确切的说,是消失在蜀山世界。

    玄清却是带着红花姥姥进入了他的混沌珠世界!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