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小说网 > 我在洪荒穿万界 > 第25章 仙灵岛
    “可恶!”

    突然一声大喝,一道道人身影御剑而来,腾空而落,径直站到了巫后的身边,伸手如电,将冲向巫后的黑衣苗人击退。

    “酒剑仙吗?你果然来了!”玄清看着那道身影暗道。

    “她,”酒剑仙目光如电,气势伶俐,手指巫后,大声对所有的人说道,“她是国家神圣的代表,女蜗的后人,你们怎么可以处死她。”

    “她是冒牌的女娲后人,亵渎神灵的女妖,”拜月教主大声反驳道,他苦心经营多年,岂能让半路杀出的酒剑仙大乱他的计划。

    “真正亵渎神灵的是你!”酒剑仙义愤填膺的指着拜月教主,恨不得将其碎尸万段。

    竟然有人敢对他们的教主不敬,一时间,群情激愤,不顾一切的向酒剑仙冲了过去。

    “谁敢!”酒剑仙怒发冲冠,一怒红颜,当即拔剑相向,横扫八方。

    “十年后的李逍遥要出场了吗?”玄清隐隐有种期待。

    玄清等来的不是十年后的李逍遥,而是迎来了被召唤出来的水魔兽。

    “口说无凭,那就让微臣证明给皇上看吧!”拜月教主冷喝一声,连忙施展魔法召唤说魔兽,“当洪水淹没整个南诏国,难道你能不现出真身,去拯救你的子民吗?”

    “吼...”

    “救命啊!大水来了!”

    一时之间,兽吼震天,水漫皇城,江涛海浪的大水向着南诏国的都城涌来,所过之处,房屋倾塌,人畜不留,南诏国迎来了史无前例的大灾难。

    “可恶,”巫后青儿终于不再淡定,丝毫不顾众人的反应,法力涌动,直接现出了自己的真身,人首蛇身,女娲一族!

    “青儿……你……你竟然真的是……”巫王看着人首蛇身的林青儿,脸上的表情惊恐万状。

    “是什么?是妖吗?皇上,擦亮你的眼睛看清一切,不要被蒙蔽了双眼,”此时的青儿却是出奇的平静,愤怒吗?应该也有,但这愤怒只能是对拜月教主的愤怒,对水魔兽的愤怒。

    青光闪动,青儿手持天蛇杖,这是女娲用五色石炼制的法杖,也是女娲族人代代相传的至宝,拥有至高而神圣的力量。

    青儿腾空而起,身形摇曳,直接向着水魔兽的方向飞去。

    “这剧本不对啊!李逍遥呢?”玄清看着汹涌的大水和现出真人的青儿有点不知所措,“难道我的出现打乱了剧情?”

    “难道,是因为我之前收了李逍遥为徒!”玄清隐隐有种猜测。

    酒剑仙暗恨,望着消失在眼前的青儿万般无奈,转身向着皇宫里面奔去,青儿临走时让他去救灵儿,他不能不救!

    玄清时刻关注着酒剑仙,发现他跑了之后,连忙指着他的背影对红玉说道:“红玉,跟上那个道士!”

    “杀!”

    皇宫之内,杀声震天,无数的拜月教众正在疯狂的追杀着一名怀抱小女孩的老妇,这两个人就是灵儿和她的姥姥。

    突然,酒剑仙御剑而至,玄清也是不敢落后,后发先至,两人齐齐落到小女孩和姥姥身后。

    玄清背后墨雪剑出鞘,他虽然不能使用御剑术飞行,但法力犹在,对付几个凡人还是轻而易举的。

    “雷霆震怒!”

    墨雪剑挥出,玄清手指如电,剑诀挥动,一时之间,电光闪烁,雷声轰鸣,长剑所指,无不雷霆震怒,轰鸣不绝,所过之处,人仰马翻,倒地一片。

    玄清下手可是毫不留情,对于这些拜月教的死忠份子,杀了就杀了。

    “阁下好身手,在下酒剑仙,不知阁下如何称呼?”酒剑仙见玄清出手相助,明显是站在了他们一边,自然是大喜。

    嘴上说着话,酒剑仙却是丝毫没有影响手里的动作,长剑出鞘,毫不客气的对着后面追杀的人下了死手,可以毫不客气的说,酒剑仙对这些人已经恨透了。

    “在下玄清,”玄清直接说道,“我们是来救人的,快走!”

    于是,一行人继续持剑护卫这灵儿和姥姥向外冲杀,对于这些普通的护卫,没有人是玄清和酒剑仙的一招之敌,很快就杀出皇城,但架不住人家人多啊,除非把人全杀干净了。

    “要是能御剑飞行就好了!”玄清暗恨,必须得抓紧时间将焚寂剑炼化,要不然感觉太憋屈了。

    现在,能御剑飞行的只有酒剑仙和红玉两个人,但不会御剑飞行的却足有三人,玄清,灵儿和姥姥。

    红玉到是可以带着玄清一起飞,但酒剑仙要是带上灵儿和姥姥的话却是不能御剑飞行,一时间,竟是陷入了僵持。

    一行人且战且退,竟然不知不觉间杀到了映月湖边,那里,青儿正在和水魔兽大战。

    青儿也发现了玄清一行人,看到了他们正在被拜月教众追杀,一声轻叹,随口念动咒语,须臾之间,只听一声凤鸣,天际飞来一只金色的凤凰,径直落到了他们身边。

    “我受巫后所托前来相助,请带着公主,随我离开此地,”那凤凰竟然还能口吐人言。

    “上古神兽啊!”玄清心中一阵火热,将来一定也得找个这样拉风的坐骑。

    “是金翅凤凰,我们赶紧上去,”姥姥见状大喜,连忙带着灵儿上了凤凰的背上。

    “你们先乘着凤凰先走,我和这位少侠给你们殿后,”酒剑仙大声说道。

    玄清顿时感觉一阵尴尬,心中诽谤:“大姐,要殿后你殿后就行了,干嘛要拉上我啊!”

    好在玄清的脸皮够厚,不由分说的跳到凤凰背上:“红玉,你跟这位道长一同殿后吧!”

    “酒剑仙,我身体出了点岔子,不能御剑,这事等会再跟你解释,”被酒剑仙盯着,玄清还是有点不好意思的说道。

    拜月教主带着巫王来到映月湖,可惜,一声嘹亮的凤鸣,凤凰展翅而起,飞上了高空,带着玄清等人飞走了。

    拜月教主看到腾空而走的凤凰心中暗恨,心中不停的咒骂着:“可恶!”

    而巫王却是看着显出真身的青儿一阵悲痛,这一刻,他彻底相信了拜月教主的诬蔑,相信了青儿是妖!

    “这位恩公,我们现在去哪里?”姥姥怀抱灵儿,对身后的玄清问道。

    “向东,在海上有一座仙灵岛,我们就去那里,”玄清说道。

    高空之上,酒剑仙和红玉御剑飞行,终于追上了金翅火凤凰,高空之上,一行人一直向东飞行。

    在原本的剧情中,李逍遥为了改变未来,想带赵灵儿去仙灵岛以外的岛屿。

    仙灵岛在东方,于是他就让凤凰往西飞,而且认为飞的越远越好,结果凤凰飞了一整天,降落之地却还是后来的仙灵岛。

    因为他不知道,地球是圆的!

    因为玄清的出现,又在余杭镇收了李逍遥为徒,剧情已经彻底的改变,但仙灵岛无疑是一个好地方,玄清最终还是选择了将灵儿安置在仙灵岛上。

    因为不是向西绕着地球飞,而是向东飞,所以,很快众人便在海上发现了一座颇具灵气的小岛。

    “就是那个岛,我们下去看看吧!”玄清赶紧指着下方说道。

    一行人落在岛上!

    桃花遍地,墨柳轻揉,关键是灵气充沛,不远处还有莲池一座,叶伴荷花,当着是别有洞天。

    “红玉,你去探查一下这座岛上的情况,”玄清跟红玉交代刀,红玉得了玄清的吩咐,自然是领命,化作一道剑影消失。

    “这位小兄弟,你是什么人?”酒剑仙对玄清问道,“也是巫后的朋友吗?”

    “算是吧,”玄清说道,“其实严格说起来,我也是女娲一族,从血脉上将,我和巫后还有青儿是自己人!”

    玄清星蕴之术运转,代表女娲一族人首蛇身的星蕴从脑后腾空而起,因为已经点亮五颗星辰的缘故,此时的女娲星蕴图已经不在单单是虚幻,有了一丝丝的实像,玄清的样貌已经可以清晰的分辨出来。

    “那小子说的没错,我的确在他身上感应到了女蜗一族特有的血脉气息,”那金翅凤凰再次口吐人言。

    也对,要不是感应到玄清体内的女娲血脉,它又岂能让玄清这个陌生人坐到他的背上。

    “那你...”酒剑仙迟疑的问道。

    “你是想问我为何不能御剑吧?”玄清说道,“我体内镇压了一把为祸人间的焚寂之剑,一旦我运用御剑之术,体内的焚寂之剑就会爆发,到时必将祸害人间,生灵涂炭!”

    “小兄弟大德!”酒剑仙由衷的佩服道,“青儿作为女娲的后人,秉承女娲的意志守护人间,天地万民都是她的子民,而小兄弟以身封印焚寂之剑,免遭生灵涂炭,不愧是女娲血脉!”

    玄清的身份一出,自然是赢得了灵儿和姥姥的亲近,尤其是灵儿,更是亲切的喊玄清为‘玄清哥哥’。

    此时的灵儿还只是一个五六岁的小姑娘,但却是长的钟灵毓秀,眉清目秀,圆圆的脸蛋,嘴角边一个小小酒窝,说不出的可爱。

    “凤凰大姐,你那里可是有一枚这样的珠子,”说着玄清将水灵珠掏了出来,既然关系拉进,玄清自然要向凤凰大姐讨要风灵珠,玄清记得,在仙剑一里面,那风灵珠就在一只凤凰的身上,“这颗是水属性的,你那里应该是一颗风属性的。”

    “我身上的确是有一颗风属性的珠子,小兄弟,你打算讨要吗?”凤凰大姐开口说道。

    “的确,”玄清承认到,“这珠子对我有大用,我需要用它来炼化体内的焚寂之剑。”

    “凤凰姐姐,你就把那颗珠子送给玄清哥哥吧,”灵儿也开口替玄清说话。

    不仅如此,姥姥和酒剑仙都为了玄清跟凤凰求情。

    “罢了!看在你同是女娲一脉的份上,我就将那珠子送给你了,反正我留着也没什么用处,”凤凰大姐说罢,从口里吐出一颗跟水灵珠一般大小的珠子,正是风灵珠,除了风灵珠之外,竟然还有一颗蛋!

    “凤凰大姐,这难道是凤凰蛋?”玄清看着那颗蛋隐隐猜测道,其实他是真的想跟凤凰要那颗蛋的,原著里面李逍遥就是从凤凰那里得到了风灵珠和凤凰蛋,但玄清没敢开口要,他怕一开口,别说凤凰蛋了,就连风灵珠也得不到,那可就真的成了‘鸡飞蛋打’了。

    “没错,这正是凤凰蛋,”那凤凰说道,“我观你是有大功德和大气运之人,再加上你身具女娲血脉,这凤凰蛋要是跟着你肯定有大造化,大机缘。”

    “多谢凤凰大姐!”玄清高兴的说道,这才穿越到仙剑几天的工夫,集齐五灵珠的任务已经完成了五分之二,更是额外得到了一颗凤凰蛋,当真是好兆头!

    “公子,这道上有先天阵法守护,应该很安全,”一阵红色剑光闪动,红玉回来了。

    “那行,既然这里已经安全,我也该走了,”酒剑仙说罢,御剑而起。

    “告辞!”飞在空中的酒剑仙仰头灌了口酒,放声高歌:“御剑乘风来,除魔天地间。有酒乐逍遥,无酒我亦癫!”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