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小说网 > 我在洪荒穿万界 > 第96章 收徒钱莱
    如今万载寒蚿被玄清以阵法抹杀,天外神山上的众人终于松了口气,如同压在身上的一座大山被推翻了一样,自然是喜不自胜。

    而玄清却是彻底将小光明境占领,稍后,他将会将整个小光明境搬迁到他的混沌珠世界当中,以玄清现在的实力,要想将整个天外神山搬迁到他的混沌珠空间世界却是有点困难,但搬迁一个小光明境却是一点问题没有。

    小光明境内,最为珍贵的便是那一池子的瑶池玉莲,可以说,只要玄清得到了那一池子的瑶池玉莲,即使别的什么也没有,就算将整个小光明境让出来也都值了。

    这瑶池玉莲,生长合周天之数,每三百六十五年方才能够成熟一次。其中的莲子,更是精华中的精华,不仅仅是增益法力这般的简单,是可以直接强健根基、增加潜力的,当的上是蜀山世界的奇珍异果了,哪怕是朱果跟它相比都要差上一筹。

    接下来一个礼拜的时间,玄清一直都在忙碌着,忙碌着小光明境的搬迁问题,无数的宫格楼台,奇山药材都被收到混沌珠的空间当中,点缀混沌珠空间之内的大地。

    一时间,混沌珠世界内的大地上,继江河湖海之后,第一次出现了高山,有了人类居住的宫格楼台。

    当小光明境的一切搬迁结束之后,整个小光明境内却是生生被玄清挖地三尺,原本美轮美奂的小光明境彻底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片光秃秃的大地,还有那一片光秃秃的碧波湖水。

    玄清再次来到收取那万载寒蚿元婴的白玉平台,潜入湖底,径直来到湖底的泉眼之处。

    这泉眼,差不多丈许左右大小,周遭,明显隐伏着十分厉害的禁制。这禁制,正是万载寒蚿所设。

    整个小光明境已经被玄清搬迁移走,唯一剩下的就是这泉眼之下潜伏着另外一头妖兽——元鼍。

    元鼍,乃是货真价实的真龙之血裔。

    这头元鼍,与万载寒蚿一样,也已经存活、修行了上万年,而且,年代更久,法力更强。它之所以在此地,一半是自己喜欢,一半是被小光明境三女仙所禁锢的缘故。

    这元鼍,虽然也是上古妖兽,但是,却与万载寒蚿那yin凶暴虐大不相同。他的秉性,或许是因为其体内另一支血脉——玄武的缘故,有些懒散,有些胆小,并不太喜欢争斗。

    所以,到得现在,这元鼍还在那泉眼下的地宫之中沉睡着,而玄清要做的就是,将其彻底收服。

    玄清以昊天宝镜直接破除诸般禁制,一路向下,进入地宫,只见,地宫之内,那元鼍正趴在地宫之内沉睡,丝毫没有理会外界的意思,起身躯之庞大不下五千丈长,一动不动的趴在那里,高有数百丈上下,远远看去,如同一座小山。

    玄清漫步走近元鼍跟前打量,只见其前半节生着两片肉翅,四只龙爪。后半近尾之处却生着两排粗约百丈,长只十丈左右的兽足。尾作扇形,约有三四百丈方圆,上面尽是逆鳞倒刺。通体红色,满生三角鳞片,其大如箕,闪闪生光。

    玄清也不耽搁,径直召出九仪鼎和诛仙、焚寂四剑,伸手在九仪鼎上一拍,又将四剑往空中一抛,一鼎四剑立刻在元鼍的头顶上空铺展开来,洒下红色的光华天幕,瞬间将整个元鼍笼罩了起来。

    沉睡的元鼍一声惊呼,即刻间,那一直动也不动,仿佛酣睡的元鼍本体,终于睁开了两只硕大无比,宛如天火流星一般的眼睛,那眼睛一睁开,两道粗大无比的金光放出,那一瞬间,整个地宫都变得明亮起来,恍如白昼。

    与此同时,元鼍的本体一声长吟,口中射出一道龙形的金光,轰击在九仪鼎和四剑布下的四象剑阵之上,发出一声‘轰然’的炸响。

    “现在才知道反抗,早干嘛去了?”玄清冷哼一声,手上再次加大了对剑阵的输出,一时之间,那九仪鼎上更是爆发出一阵巨大的吸力,强大如元鼍这般在面对这股吸力时,也不得不被九仪鼎慢慢吸收进去。

    顷刻之间,那庞大如山的元鼍在九仪鼎的吸力之下,开始变得越来越小,最终,彻底被吸入九仪鼎之内,被玄清打上元神烙印。

    “开宗立派怎么能少得了护山神兽,正好拿你来看护山门,”玄清得意的将九仪鼎和四剑收了回来,心中不无得意的暗暗想到。

    也难怪玄清会心生得意,要知道,这元鼍可是货真价实的万年老妖,法力强大,随时都可以渡过天劫,证道飞升。

    收了元鼍之后,玄清转身返回,一路通过泉眼,回到了白玉平台之上,回到小光明境。

    “是时候离开了!”玄清打量了一眼光秃秃的小光明境,对自己的杰作相当满意,没想到他自己还有‘扒皮’的潜质。

    “钱城主,我今天是来跟你道别的,”玄清离开小光明境,转身来到不夜城,进入城主钱康的城主府。

    钱康打量着玄清,对玄清这几日在小光明境的动作自然也是有所耳闻,而玄清也打量着钱康,除了钱康之外,也在打量着钱康身边的那个小男孩。

    那小男孩年约七八岁,长眉星目,粉面朱唇,两耳垂珠,鼻似琼瑶,头挽双髻;穿着一身淡黄色短装衣裤,非丝非帛,质似鲛绡;露出半截手臂和下面一双小腿,赤足不袜,又白又嫩,宛如金童。

    玄清转念一想便知道了那小男孩的身份,正是钱康转劫归来的儿子——钱莱。

    蜀山世界,众人都喜欢转劫重修,尤其是峨眉派更甚,李元化转劫七世,三英二云的李英琼也是转劫而生,论前世的年纪,比蜀山世界的一些老妖都要高,还有那七矮中的齐金蝉,他的前世比齐灵云还要年长,转劫之后却成了齐灵云的弟弟,如此论起来,都是一些千年的老妖怪啊!

    “恭喜道友占领小光明境,以后我们就是邻居了,还要玄清道友以后多多关照才是,”钱康很是客气的说道。

    “钱城主不必客气,其实我此次来是向钱城主辞行的,”玄清说道,“万载寒蚿已灭,那元鼍也被我收了,我来天外神山的目的也已经达到了,是时候离开了。”

    玄清没有顾忌钱康的脸色,而是将目光转向钱康身边的小男孩,道:“这位应该是令郎吧!果真是资质不凡,灵根天生,不夜城,后继有人了!”

    “玄清道友,本来我是打算带着小儿前去小光明境拜访你的,没成想你却是先来到了我的府上,”钱康说道,“正好,我到是还有一件事想恳求玄清道友,希望道友能够答应。”

    “什么事?钱城主尽管说,”玄清心中隐隐有种猜测。

    “我希望小儿能够拜入玄清道友门下,还望道友收小儿为徒!”钱康说道。

    “以钱城主元神的实力教导令郎已经是绰绰有余,又何必要让他拜在我的门下?岂不是舍近求远吗?”玄清问道。

    “我知道玄清道友不是一般人,那万载寒蚿压了我们千年,法力高深,但面对道友却不是您的一合之敌,”钱康说着仿佛回到了玄清打杀万载寒蚿时的情形,“我希望小儿拜在道友门下,将来有望证道,飞升上界,位列仙班!”

    “钱城主,收令郎为徒自然是不无不可,但有一点我得跟你说清楚,”玄清说道,“我修的虽然是太清一脉的功法,但我却不是峨眉派的人,这样你还希望令郎拜我为师吗?”

    “啊?”钱康却是一惊,他自然是看出了玄清所用法力有着峨眉的影子,他跟峨眉关系匪浅,自然是希望自己的儿子拜入峨眉门下,好抱上峨眉的大腿,没成想玄清竟然告诉他,人家竟然不是峨眉派的人,一时间却是面露难色!

    “不仅如此,贫道非但不是峨眉派的人,而且贫道对峨眉派的人还心生不满,”玄清继续说道,“峨眉派本来乃太清圣人一脉,道家弟子,玄门正宗,如今却是与佛门同流合污,成何体统!”

    “这......”玄清如此说来,那钱康更是不敢坚持自己之前的决定了,看着架势,玄清不禁不是峨眉派的人,反而好像还跟峨眉有隙,这让他如何是好。

    玄清也不说话,只是笑着打量着钱康父子,等待着他们最终的决定。

    一盏茶喝完,玄清将手里的茶杯放下,既然钱康还没有选择,那就当他主动放弃了,玄清对于收钱康之子钱莱之事,并没有什么多大的需求,他还没有打算随便见人就收徒弟的打算,在他看来,不管是谁,能拜入自己的门下那是你的造化,机会已经给你了,能抓住也是你的造化,错过了,那可就怪不得别人了。

    玄清却是有这个底气,谁让他是货真价实的太清圣人的亲传弟子呢?

    “玄清道友请留步,”就在玄清一只脚要踏出房间大门的时候,那钱康却是在关键时刻醒来,将玄清喊住了脚步,“群殴决定了,还是让小儿拜入玄清道友的门下。”

    “恭喜钱城主,你做了一个很明智的选择,”玄清说道,“那我就正式介绍一下我的师承!”

    玄清重新回到房间坐下,道:“贫道玄清,师承太上圣人,为圣人门下第二弟子!”

    说着话,玄清取出八景宫灯,双手托着八景宫灯,对着遥远的天际恭敬的拜了一拜。

    “啊!”钱康此时心中的震惊当真是无以复加,峨眉如何,天机如何,长眉的预言又如何,眼前的玄清,可是圣人的亲传弟子!

    “嗯?太上圣人何时又收了一个弟子?”钱康却是突然反应道,但这已经不重要了,相信在这普天之下,还没有一个人胆敢贸城圣人弟子,既然玄清如此说了,那这件事就肯定是真的,只是自己不知道罢了,圣人跟定有自己的打算,又岂是他们这些凡夫俗子可以猜测的。

    “钱莱,你可愿意拜我为师?”玄清起身,将八景宫灯收了起来,转身对着面前的钱莱说道。

    “愿意!”钱莱得了父亲的指示,当即就跪下给玄清磕头,虽然他还不明白这些都是因为什么,但他却是知道父亲肯定是为了自己在铺路。

    如此一来,玄清在蜀山世界再收一徒,距离他开宗立派的日子已经不远了。

    玄清却是不知道,就在他刚才手持八景宫灯对着天际躬身拜礼的时候,身在混沌深处的一位白发老者却是徒然睁开了眼睛,手指屈算着什么,一番推算之下,却是面露喜色,于此同时,伸手打出一道青光,青光转眼消失在混沌深处。

    随即,上界三十三重天界,兜率宫中有一老者正在八卦炉前炼丹,徒然一道青光入了他的眉心,老者手上的动作徒然一顿,手上芭蕉扇也停了下来。

    “化胡为佛,这一招却是走做错了,”老者口中喃喃自语,“西方教化佛教,贫道本来是想分薄佛教气运,没成想却是到了如今的地步,那西方二圣人当真是好算计!”

    原来,那混沌深处的老者正是蜀山世界的太清圣人,封神之战后,圣人居于混沌开辟的小世界不出,参悟大道,玄清手持八景宫灯遥拜之下,却是让那太清圣人产生了一丝心神感应。

    而那三十三重天上的老者,却是太上圣人的老子化身,也就是长居天庭的太上老君。

    封神之战后,太上圣人以自己的一道分身上了封神榜,称为太上老君,一面监视整个天庭,一面安心炼丹,算是圣人的代言人。

    周朝得享八百年江山之后,转眼到了春秋之时,太上圣人有感要传下自己的传承,于是让太上老君下凡,转世老子,骑青牛西出,留下《道德经》一书,并传下蜀山峨眉剑修一脉。

    这些玄清却是不知道的,既然收下了钱康的儿子钱莱为徒,之前打算离开天外神山的计划只能暂时延迟。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