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小说网 > 洪荒之天帝纪年 > 第五零三章 六魂幡下无圣人

第五零三章 六魂幡下无圣人

    “准提,你以为你能抵挡本座的六魂幡吗?三千混沌魔神的残留精气神和诅咒,其中不乏太始境存在,就是接引和帝释天都处于全盛时期,佛门也未必能抵御。今日只用在你身上,真是抬举你了。”魔祖罗睺露出森冷的笑容,带着十足的恶意,阴恻恻的续道:“只要斩灭了佛门创始人之一,气运就去了一半,以后再也不可能和我魔界抗衡,说不得佛教认祖归宗,佛魔再度合一,皆归于我魔祖之下统领。怎么样?本座的这个惊喜,这个提议,你还满意吗?”

    准提的佛陀金身并不说话,只一门心思引动整个佛门的力量抵挡六魂幡之力,同时戮仙剑环绕飞舞,射出道道混沌剑气,将六魂幡一点点逼开。

    罗睺冷笑一声,催动六魂幡之力,但见一团团漆黑诅咒之力从六条幡尾上刷出,将书写在上面的准提二字一点点腐蚀染黑,金色佛陀佛光再次被压制。

    就在这时,原始天魔主雷林突然诡异一笑,背后一柄十字圣剑画圆飞出,强大的命运之力蕴含着操纵一切原罪的力量笼罩五大部洲,所到之处,凡是在这次大战中遭劫的生灵产生的怨恨和罪恶全都被吸收,反馈到天罪神剑之上。

    片刻之间,以南瞻部洲为首的原始罪恶之力尽皆被吸收一空,原本乌云笼罩,直冲九霄的黑暗恐怖力量全都承载于一剑之上,其沉重邪恶,连先天至宝天罪剑都变得有所滞碍,运转缓慢。

    雷林手掐剑诀,长剑从头顶划过,如一只利箭一般射向准提的金身,“佛门造的罪业,正当佛门自己来承受。准提,你等妄自干预天地规则运转,导致因果蛛反噬,致天地动荡,生灵惨遭戕害,如今一报还一报,还不速速死来,为亿万生灵偿还因果?”

    话落,有着锁定万物之力的天罪神剑似缓实快的穿透虚空,赤黑色剑尖以无可阻挡之势刺入金身泥丸之中,随即,无量众生散发的怨气和罪孽轰然爆发,和冥冥中的六魂幡之力合二为一。

    刹那间,天地寂静,连远远观战的众强者都忍不住心头一震,就见和独坐须弥山之巅,仿佛世间光明慈善化身的金色佛陀轰然破碎,被强大的诅咒之力冲击成片片金色碎片,随即消失。

    口诵佛母尊号的亿万佛门信众突然间脑海一片空白,仿佛处在虚无混沌之中,保持痴痴傻傻的状态许久无法回神,待反应过来时,却见冥冥中似乎近在眼前、清晰可感的佛母突然间失去了一切感应,仿佛遗弃了他们而去。

    而在普通人看不到的天地幽深之处,强大的诅咒之力遍布寰宇之中,六条幡尾飞腾变幻,冥冥中和融入洪荒的三千魔神本源相呼应,引起天地规则的震动,仿佛这六条幡尾也变成天地的一部分,顺着天地本源的流动而延伸至规则深处,开始从最根本的天道本源之处磨灭着圣人的元神。

    命运长河之中,佛门气运剧烈起伏,手持金、红双莲盘腿而坐,象征佛门气运核心的佛陀变得虚幻,大片的气运跌落,紧接着崩碎,连高大无边的须弥山都在摇晃。

    “可怕……”

    在不同地方观战,打算看看魔神凶宝成色如何的众强者无不倒吸一口凉气,心中陡生忌惮,对这样一件能够威胁自己存亡的至宝戒惧不已。

    眼看着准提元神被一点点磨灭,连真灵都不停散失,众人纵然对魔宝忌惮不已,但想到由佛门胆大妄为惹出的灾难,一时竟无人出头。

    六魂幡飘荡,魔祖罗睺阴森的笑容仍遮蔽天地,带着众生无尽恐惧和痛苦,眨眼间就是千年之久,准提元神已经被撬动的天地本源磨灭殆尽,堂堂圣人,似乎要陨落于此时。就在这时,上天界大罗天紫宸宫中,紫光夫人轻轻一叹,手中浮现一枚金色权杖,忽而又化为一个紫色圆环,映照出天道八圣人的面孔,仿佛天道钥匙一般,贯穿着圣人和天道本源的联系。

    当准提元神被磨灭殆尽的刹那,紫光夫人叹息之间,天之权上陡然绽放一层迷蒙紫光,在紫色圆环之内凝聚成紫色镜面,隔绝了一切通往天道本源的力量,将最后一丝元神烙印和残魂保留了下来。

    “师弟啊……”

    接引的悲戚之声响彻三界,强大的感染力让天为之变色,地为之震动,众生无不心生哀戚,不知名的悲伤涌上心头,忽然间流下泪来。

    “可恶,竟然这样都弄不死他!”

    魔祖罗睺恨恨出声,心意难平,虽准提被打杀的只剩残魂,但终究未曾完全陨落,被天地规则磨灭所有痕迹,否则以自己修为,只要设法断绝其一切重生之路,就能永久的杀死这位天道圣人。

    如今其天道元神烙印仍在,真灵未磨灭完全,就不算真正陨落,以其圣人修为,自己再怎么阻止,也终有再度归来的一天。

    所谓伤其十指不如断其一指,混元强者极难被真正杀死,圣人更是不死不灭,平时绝不可能有这样打杀一尊混元的机会,这次拼着暴露一件底牌,为的就是断佛门一指,不成想竟被紫光夫人破坏了。

    不过紫光夫人身份特殊,靠山坚挺,修为高深,势力庞大,羽翼众多,罗睺不敢太过放肆,否则早就恶语相向,打上门去了。

    就在电光火石的一瞬间,天地间突然少了一位圣人,所有大能都震动不已,生出兔死狐悲之感。

    连最为古老的六位天道圣人之一准提都不敌六魂幡之力,号称不死不灭、与天道同存同朽尚且几近陨落,更何况普通混元强者?

    若是他日换了自己,面临着同样程度的攻杀,又是否能逃脱六魂幡的杀戮?

    众人心思复杂难言,不免稍有愣神,对局势变化的把控出现丝毫停顿,只有原始天魔主雷林早就做好准备,在准提消失在三界中的同时,其灵宝七宝妙树、净水钵盂、戮仙剑等漂浮虚空中,随即破开空间,四散而落,不过大半都朝着佛门落去。

    雷林天罪剑本就游荡虚空之中,其命运之力张网以待,刹那间延伸而出,笼罩向戮仙剑。

    “我之原罪之道,包含七宗罪和杀戮、死亡之力,共同构成完美循环。戮仙剑象征着极致的杀伐和破灭,于我意义非凡,请魔祖魔尊助我一臂之力,挡住前来争夺的敌人。”

    此时三清道果被封,人族诸强深陷因果蛛遗留的因果之网中找不到出路,而佛门中帝释天和接引都自身难保,都失去了抢夺宝贝的资格。

    罗睺嚣狂一笑,意气风发,得意道:“魔主尽管放手施为,有本座在,我看谁敢越雷池一步?”

    “是吗?”

    就在他话音落下的瞬间,突然一道声音传来,随即便是悠扬的号角声响起在高天之上,像黎明之光一样,给饱经摧残的众生带来一切美好的希望。

    这号角声如此清越柔美,但却蕴含着足以崩天裂地的强大威能,化为看得见看不见的无数光明之力,驱散黑沉沉的魔气,消解着魔的阴影。

    罗睺的笑容僵在脸上,被灼热的光明力量刺痛了身心与神魂,仿佛所有力量都被一点点抽空,连道果都在融化。

    仰天怒吼中,灭世大磨再次旋转而出,罗睺愤怒抵挡着来自高天之上敌人的力量轰击,脚下灭世黑莲也缓缓盛开,只是突然间白光一闪,片片莲香扑鼻而来,一朵洁白莲华自西方飞来,以土克水的规则,阻碍着灭世黑莲的绽放。

    “镇元子,连你也敢挑衅本座?这里没你的事,也不是你能插手的地方,识相的速速离开,否则休怪……”

    罗睺威胁的话语还没说完,虚空中突然传来无数异彩,更多的攻击纷至而来,一边阻碍着魔主得宝,一边轰击着魔祖罗睺。

    这些攻击之中,最为耀眼的是一道雪亮的刀光,至高无上的帝威皇气摄人心魄,超越一切光与暗,虽品级并未超越,却凌驾在众多先天至宝之上,拥有斩皇灭圣之权能。

    仿佛天地之间,只此一刀,余者皆碌碌,在刀光的映衬下不值一提。

    斩破天地的天刀从西牛贺州而起,划分天地虚空,刀光起落之间,却不是对着罗睺而去,撕裂声中,两条巨大黑色飘带随风远去,并迅速变小,最后只剩三尺长短,消失在众人视线之中。

    “六魂幡……”

    魔祖罗睺痛叫一声,凶宝被折损,大为心痛,面临着诸强齐临的打击,怒吼声中,疯狂反扑。

    众人眼见六魂幡六尾去其二,定然不复先前凶威,心中都松口气,本不想面临罗睺的报复性打击,准备或退走或抢宝,突听西牛贺州中扶苏大帝、万仙之首、秦皇玄罗平静的声音传来:“他在先前助因果之矛击破混沌青莲时已经受伤,大家不必害怕,先送群魔回归魔界,再定宝物归属不迟。”

    zw81200303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