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小说网 > 洪荒之天帝纪年 > 第五零四章 摇光入局,真王遭难

第五零四章 摇光入局,真王遭难

    量劫伊始,天地动荡不安,一场跨越万年之久的圣战,引出纷争无数。

    三界六道各大势力均卷入其中,给洪荒大地造成巨大破坏,生灵死伤无数,即便是高高在上的圣人,也打破不死不灭的神话,在超脱于宇宙的更高层次力量之下,相继受到前所未有的重创。

    魔云翻滚,凄厉恐怖的嚎叫声震荡天地,黑压压一片遮蔽三光,彰显着魔界不世凶威。

    魔祖罗睺两度出手,先是助因果蛛击破伪混沌青莲,使得昊天几有陨落之厄、三清被封印道果、人族诸强被困于因果之网,暂时性被强制出局。

    正道联盟仅剩龙族实力完好,佛门只有准提无恙,实力十损七八,道消魔长之势乃成,魔祖罗睺再次趁势酝酿第二波攻击,竟然祭出了盖世魔宝六魂幡。

    此幡不属先天,不属后天,形成于鸿蒙开辟之时,乃混沌魔神精气神结合无尽怨气所化,妙用无穷,对洪荒先天后天生灵都有极大的克制作用。

    如今三千魔神已经尽数融入洪荒,成为洪荒本源的一部分,使得六魂幡竟然冥冥中和宇宙本源有所勾连,造就了更胜于天道奇宝的宇宙奇宝,能够冥冥中撬动宇宙规则,磨灭圣人元神、元精,堪称不死不灭之圣人的克星。

    魔祖罗睺一出手就空前狠辣,六条幡尾之上以天罪神剑尽数书写一人之名,以浩瀚之力击溃佛界力量,趁着佛门得罪各大势力,无人援手的情况下,一举磨灭准提圣人的真灵,使得堂堂天道圣人,一朝道化于天地,尚不知何年何月才能再度归来。

    “真真是肆无忌惮,不将三界道友放在眼中,竟然打破混元强者只分高下、不分生死的默契。今日能杀了准提,他日岂不能寻机杀了我等?”

    在一片肃杀的气氛中,潜修在五庄观不问世事的镇元子眉心微凝,眼中闪过深沉的忌惮和寒意,既为好友孔丘深陷因果之网不得脱身而忧心,又为三界中出人意料的局势而踌躇。

    “六魂幡可杀圣人,经此一役,只怕三界之中极少有人不怕这件至凶之器了。只是罗睺终究不是让人仰望的不可匹敌之存在,持有这样可威胁众人性命的凶器,只怕未必保的住。”

    一念至此,镇元子心中稍安,按捺住对罗睺的敌意以及对戮仙剑的念想,继续观望形式。

    “魔界已经拥有陷仙剑,若再得了戮仙剑,则诛仙四剑得其二,纵然无法布成完整的诛仙剑阵,也定然能够发挥混沌灵宝级的威力。”

    “若如此,在太始境轻易不出的情况下,三界中除了天庭,还有哪一方势力可堪争锋?即便是道友,恐怕都要活在魔界的阴影之下了。”

    大殿之中,炎帝神农侃侃而谈,神色平静,眼神安详,虽然口中说的是陈述利害的劝说话语,不过看不出丝毫的着急,尽显一代皇者的气度。

    摇光女神眉头轻蹙,心中思考片刻,轻声道:“赤帝的来意我心中明了,前番元始天尊曾邀请魖族参与正道联盟,以瓜分妖魔气运,只是被吾拒绝了。”

    “魖族受创太重,导致底蕴尽失、根基浅薄,自我之下,无有一个混元强者,能保住现在的地位已经不易,实不宜卷入三界纷争之中。”

    神农理解的点点头,叹道:“说起来,当年参与对死界攻伐的也有人族,不过那个时候大家分属敌对,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互相杀戮天经地义,孤皇并无愧悔之心。”

    说完,又正容道:“只是如今大家都是洪荒万灵的一员,理当摒弃前嫌,若执着于过去的仇恨,则魖族举世皆敌,有族灭之虞。此乃肺腑之言,希望道友三思。”

    摇光女神微微一笑:“赤帝所说句句在理,吾深信之。自从两界合并以来,关于死界的一切都烟消云散,所谓的仇恨,吾早已遗忘干净。”

    神农默然一叹,摇光女神语气虽释然洒脱,的确是从心里放下了魖族和洪荒各大势力的仇恨,但仍然含有一丝微不可查的不甘和无奈。

    非是愿意放下过去,和一众仇敌和平相处,做许多人眼中贪生怕死、不敢与敌偕亡的懦夫。

    实是局势所迫,若不能忍辱,又何谈负重?

    若非她的妥协投降,为死界遗族换来宽恕,并为之保驾护、撑起一片可供自由呼吸的天地,又岂有现在彻底融入洪荒,并位列巅峰实力之一的魖族?

    而且,死界中的强者虽桀骜好战、杀戮成性,但大多都是自私自利之辈,那些陨落的圣人并非不想投降,只是早已被洪荒各大势力圈定,欲以其圣体炼制极道至宝,故而没有投降的机会。

    摇光女神算是死界中的异类,曾经的曌尊者是死界唯一的圣人,地位几乎不在天地二尊之下,但却心性宽仁,悲怜众生,欲改造死界,建立和平详和的和谐世界,是死界诸恶的反面映射,故而被天地二尊忌惮,以四天柱再立四圣人,对她形成制衡。

    这也是天后娘娘看重她,愿意伸出橄榄枝的主要原因,若是穷凶极恶之辈,不符合娘娘大爱苍生的心性,纵然再怎么惊才绝艳,也不值得天后娘娘多次劝降招揽。

    要说死界的仇人,固然各大势力一个都跑不了,但排在最前方的却是天上主导战争的两位至尊,以及将敌人带回家园的青天。

    面对这样的情况,摇光女神不但不敢思及仇恨,甚至还要替遗留的魖族感激天后娘娘的不杀之恩,若有异心,就是和整个洪荒为敌,即便只在心中想一想,也会背离宇宙意志,冥冥中和宇宙走向对立面,从而招来无妄之灾。

    作为天庭大帝,神农对这一切缘由自然有着很深的理解,故而并不担心摇光女神对人族实施复仇计划,否则,整个洪荒都是他的后盾。

    “过去的烟消云散,但现在的、未来的却有着无限可能。魔祖罗睺肆虐三界,三清被因果蛛封印了道果,无力抗衡。三界之中,能抵挡魔威的只剩下拥有天罚之眼的勾陈大帝以及道友,但大帝身份特殊,代天帝、天后临朝,不会轻易下场。如此,拯救苍生于魔爪之中的重任,只有着落在道友身上了。”

    神农说到这里,起身一拜:“请道友看在无量众生的份上,不吝出手,以解民于倒悬之中。”

    摇光女神默然不语,并不表态,片刻之后,才轻声叹道:“非是吾忍心坐视亿万生灵沦陷魔爪,只是吾身为天后娘娘驾前一侍者,若无娘娘准许,不好随意出手。”

    神农道:“若是平时,自然该多多请示娘娘,但值此量劫期间,事多行权宜之计,劫外之人入不入劫全凭心意,此乃天帝圣令,道友又何须颇多顾虑?”

    二人说话之间,外界的局势已经十分危急。

    虽交谈只在极为短暂的瞬间,从准提陨落于六魂幡后才开始,但混元强者的战局瞬息万变,准提陨落后,灵宝四散,原始天魔主抢得先机,正在捕捉戮仙剑,魔祖罗睺为其张目,似乎戮仙剑又要重归魔界了。

    神农心中一沉,面上不动声色,其实心中已经颇焦急,希望摇光女神快点出面阻遏罗睺。

    “我本不想涉入大劫,但树欲静而风不止,魔界逞凶三界,使得生灵涂炭,民不聊生,于此倾危之际,承蒙赤帝看得起,吾岂能独善其善?”

    摇光女神话音刚落,神农心中大喜,郑重道:“天下沉沦黑暗之中,盼道友之光明久矣,孤代南瞻部洲亿万生灵感谢道友。”

    摇光女神剪水双瞳掠过莫名之色,避过神农大礼,淡淡道:“道友言重了。”说着,一把玲珑号角浮现,紧接着,天地之间奏响了希望之声,使得魔界凶威为之一滞。

    五庄观中,静静等待变局的镇元子精神一振,眼中闪过喜色,“摇光女神沉寂了近千万年之久,终究还是不甘寂寞,为了魖族、为了道途,开始寻求入局了。”

    虽然许多人都知晓赤帝去了摇光神殿之中,明显是去般救兵了,但没有人会认为真是赤帝的请求打动了这位太始之下第一强者。

    她显然是在等待一个合适的机会趁势而出,当众人对魖族的抵制、对她的警惕降到最低时,伺机而动,才不会引起各大势力反弹,联手将魖族再按下去。

    此时对抗罗睺的主力元始天尊、帝释天先后扑街,一时间魔威笼罩五大部洲,摇光女神出手解危,趁机入局,取代三清成为对抗罗睺的主力,将自己乃至魖族的影响力散布诸天寰宇,可谓是千载难逢之机。

    此时不但没有来自佛、道、人族方面的阻力,甚至各大势力为了对抗妖魔,还会积极主动的团结到她身边,自然不会再明目张胆打压魖族了。

    除此之外,罗睺六魂幡犀利异常,若再得了戮仙剑,魔界将会更加无法遏制,当了万年老二的罗睺极有可能会选择搬开摇光女神这位太始之下第一人,以夺取更多天地大势和造化,为冲击更高境界做积累资粮。

    既然将来免不了和魔界对上,那还不如趁魔界壮大之前动手。

    神农前来延请摇光女神出手,不过是明面上的一个引子,也是代表着以人族为纽带的五方联盟共同态度。

    摇光女神的出手似乎是一个信号,紧随其后,许多混元强者齐齐动手,向着魔祖罗睺攻击而去,镇元子不过是其中较为积极的一个。

    应龙、敖沂、真武、玄罗、镇元子,个个修为不凡,以摇光女神为首抗衡罗睺、魔皇、冥河老祖、原始天魔主,打的异常激烈,不过瞬息之间,凝聚全力的玄罗,就以无坚不摧的天刀斩落了六魂幡两条幡尾,损坏了这件令众人如芒在背的凶器。

    而就在众人大战的当口,在太阳星上傲立的皇者亦斩出了惊艳时光的一击,九阳金乌钺锋芒盖世,趁着因果蛛重创众人的刹那,妙到毫巅的劈中了玉清真王。

    真王本是天庭帝君,为了于大劫之中觅得证道机缘而主动入劫,转世人族做了人间天子,这般集帝君、泰皇于一身之事前所未有,故而玉清真王堪称贵不可言,早就炼化了泰皇印,成为拥有混元力量的当世强者。

    泰皇乃诸皇之首,只要炼化了泰皇印,就对诸皇有着先天压制,当年刘秀为泰皇时都能击伤帝鸿,更何况玉清真王?

    只是就在斧钺加身,玉清真王正在酝酿绝招反击之时,冥冥中突然吹来了一股怪异的风,不知从何而起,初始极轻微,却极快极难捉摸,刹那间吹过天地之间,在临近真王之时,突然变成无尽飓风,裹挟着一切万物,撕裂虚空混沌,只一卷之间,真王积蓄许久的反击顿告崩溃,在下一个瞬间,被斧钺之光直直劈中。di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