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小说网 > 洪荒无始终 > 第一百零二章 八道卦象
    身形庞大的鬼鳌就好似一座悬浮在鬼气汪洋上方的山岳,身形虽然不动,但是身下的鬼气汪洋掀起重重潮汐,即使数尊太乙境界的魔修使出看家本领,但是在绝对力量的压制下,也逐渐被重重的腐蚀鬼气重创元神,一一昏迷了过去。

    眼看着漆黑的潮汐遮天蔽日而来,三百魔修即将陨落之时,天穹之上,九道辉煌至极的光明骤然出现在了诸多魔修的眼中,暗金色的光晕上似乎涌动着浩瀚无比的力量,即使有着重重潮汐鬼气的阻挡,诸多魔修仍旧看到了这九道恍若日轮的光辉。

    轰!轰!轰!......

    澎湃的鬼气汪洋被瞬间轰散,一尊尊形态各异,但是气机威严磅礴的大鼎出现在三百魔修的前方,浓郁的大地龙脉下连九地阴煞浊气,化作了一层层暗金色的金黄光幕,其上丝丝灿金纹路好似真龙翱翔,任凭重重的鬼气潮汐涌动,也只能在金黄光幕上溅起丝丝涟漪,无法越过光幕一步。

    中间印刻着鸿蒙溟涬的大鼎上,北岐左目明红色的光芒看着上方降下sheng形的鬼鳌,手中祸世龙矛轰然一声,砸在身下的混沌之鼎上,发出了桄榔一声,圈圈涟漪混杂着龙脉伟力扩散,重重的鬼气汪洋纷纷被龙脉之力崩散,化作了漫天游离的阴森鬼气。

    “鬼鳌化身吗,也行吧。”北岐看着远处被血河化身一剑斩飞的邪龙化身,口中略带遗憾的说道。

    双手握着祸世龙矛,北岐身后其他八座大鼎同时飞来,九尊大鼎汇聚,磅礴的龙脉之力灌注进北岐的心中,再加上体内苍龙分身的帮助,这一刻的北岐胸中有着一股难以抑制的磅礴伟力,手中祸世龙矛上龙纹蔓延,好似万万恒星爆发的光辉疯狂涌动,祸世龙矛带着一阵鬼哭狼嚎之声,洞穿了时空秩序,掀起的风暴将数座高山撕碎,轰到了踏步走来的鬼鳌身上。

    轰!!

    雄浑至极的龙脉伟力爆发,鬼鳌身前阴森浩瀚的重重鬼气被接连轰碎,漆黑的鳌身被暗金色的龙矛给轰得连连后退,好似天柱般的四足将大地山川踏碎,其上道道阴灵鬼气迸射出来,腐蚀了大片的山川地域。

    鬼鳌嘶吼一声,一副印刻着九宫纹路的图阵出现在了它的身前,九尊筋肉纠结,面目狰狞的鬼神分别端坐在九宫纹路上,一道道漆黑的九宫魔光激射,斩在了洞穿而来的祸世龙矛上,至刚至阳的龙脉伟力与至阴至寒的阴灵鬼气碰撞在一起,无比狂暴的气机洞穿了九重云霄,更是将云霄之上的满天星斗震动的明灭不定。

    “呵呵。”

    就在鬼鳌化身拼尽全力抵挡祸世龙矛时,却听见一声充满冷意的笑声在其头顶上响起,身后山岳五神之鼎浮现,北岐右手举天,其上天地五岳神山齐齐凝聚,五座或雄伟,或险峻,或幽深,或秀美,或崎岖的雄奇神山在瞬息之间凝聚。

    神山重压重合,暗合五行的山气引动风霜雷霆,火焰潮汐,雄浑恐怖的压力直欲将天地山川,万灵万象全部踏平。重压临身,下方的鬼鳌四肢在此时瞬间扭曲折断,浑身炸裂的阴气中,鬼鳌惊惧的嘶吼一声,背上裂成九宫纹路的鳌甲上鬼气森森,演化出了一座幽冥森罗鬼蜮,想要以此挡住五岳神山之威。

    但是却见,北岐面上凛然一笑,左手也在此时举起,精明洞渊之鼎在其身后浮现,震动天地的隆隆海啸之声响起,天穹之上,五岳神山下方,或浩渺,或青碧,或灵动,或冰冷的四座无垠汪洋席卷而来,千百万重四海潮汐汇聚,让方圆亿万里的天穹化作了无垠汪洋。

    五岳四海之力在此时北岐的北岐双手汇聚,北岐双手对着下方一按,山水相合,重压与水光无止境的拔升,鬼鳌庞大的身躯瞬间惨嚎一声,印刻九宫纹路的鳌甲瞬间炸开,随后整只鬼鳌也在短短的三息时间中,被五岳四海伟力给压成了漫天崩散的漆黑阴气,被山气潮汐彻底消融。

    远处,正在与东螟魔主交手的阴冥魔君面色一变,蕴含着地狱光景的双目猛然看向了北岐这边,凛然的杀意看着数招将鬼鳌化身斩杀的北岐,阴冥魔君眉心神念涌动,远处炸开的漫天阴气中,一柄剑刃宽厚,剑脊上印刻着八道卦象的大剑轰然一声,卷动漫天风暴阴气,向着被五岳四海簇拥的北岐当头斩下!

    双目瞬间收缩,宽刃大剑的威力在北岐看来也只是不错,但是剑脊上那八道卦象却流露出一丝丝让北岐都感到惊惧的伟力,乾、震、坎、艮、坤、巽、离、兑八卦之力引动风雷水火,天地山川之力,恢弘的大自然伟力汇聚到了大剑的剑锋上,将北岐身前涌动万千寒霜冰雪的北岳恒山,给一剑劈碎。

    面色微动,北岐身后御龙九鼎浮现,方圆亿万里的龙脉在此时微微翻身,浩瀚无垠的龙脉伟力汇聚到了祸世龙矛之上,绽放出出了无尽辉煌的金黄气劲,将天空撕裂成了千千万万块。

    嚯嚯嚯的呼啸之声响起,暗金色的矛锋上金色龙脉伟力炸开,宽刃大剑被北岐以龙矛挡住,但是其上八道卦象的恐怖伟力却让北岐身形连连后退了三步,祸世龙矛上道道呈现龙形的光辉被剑刃一一削断,斩灭。

    面色不变,北岐右手龙矛挡在头顶,阻挡着缓缓压下的宽刃大剑,左手暗红色的电芒在此时激射,阴煌魔剑洞穿重重风暴,刺在了宽刃大剑剑脊中央出的坤卦卦象上,剑光游走,荒芜死寂的太阴剑意斩落,八道卦象被剑光全部被剑光剥离,落入了北岐松开龙矛的右手中。

    “太阴。”

    口中低喃一声,北岐周身的龙脉伟力瞬间消失,一轮皓白清冷的弦月出现在北岐的身后,手中阴煌魔剑上风霜密布,阴寒至极的太阴剑光先是冻结了虚空卷动的风暴云气,随后一抹绝世的霜白剑光斩落,宽刃大剑即将斩中北岐灵台的锋芒被瞬间冻结,漆黑的剑身被凝结成一大坨冰块,碎裂成漫天的晶莹。

    “这八道卦象......”感受着识海中的八道卦象,北岐眼中闪过一抹喜色,虽然不知道阴冥魔君是从哪里得到这八道卦象的,但是其上蕴含的伟力却让北岐心中一颤,对比之下,甚至就连顶级先天灵宝祸世龙矛的气息,也不如这八道卦象。

    “找死!”

    手中生死宝鉴绽放出道道好似剑光般生死交织的青白魔光,将东螟魔主斩落的化血刀罡击退,双目看着被北岐收走的八道卦象,阴冥魔君面色冰冷,身后十二面缠绕着阴森鬼气的都天冥王旗浮现,其内走出了十二尊鬼神融合,化作了一尊身穿蟒袍,头戴平天冠的幽冥天子,挥动手中的漆黑魔剑,斩向了重新杀来的东螟魔主。

    身形越过无量虚空,阴冥魔君手握生死宝鉴,出现在了北岐身前,面色冰冷似雪,口中凛然道:“那八道卦象不是你可以拥有的,交出来,我可以留你真灵前去转世。”

    “呵呵,那八道卦象我很喜欢,我留下了。”北岐双目微微眯起,右手握着祸世龙矛,左手握着阴煌魔剑,身后溟海雄王虺与大日银煌龙双身齐齐出现,眉心之处,袖珍版的证道至宝真魔鉴出现,其上三道恍如真龙般的道德紫气涌动,让北岐周身的气机瞬间暴涨,逐渐越过了太乙境界的极限,向着那至高无上的大罗尊位前进。

    看着北岐,阴冥魔君的面上一反常态的竟然没有丝毫怒意,只有一脸的漠然,手中生死宝鉴翻动,万千生死魔光融合,化作了一轮漆黑的冥府大日与苍白魔月,带着执掌生死,普照阴魂的宏大气息,向着北岐轰然压下,将虚空化作了晦暗的黑白双色。

    “曰狂,恒雨若。”

    万千重晶莹水幕遮蔽天穹,将阴冥魔君包裹其中。密密麻麻的冰寒雨滴向着阴冥魔君袭来,其上尖锐锋寒的光芒凝结,似乎勾连成了一座笼罩四极八荒的恢弘阵纹,将大日魔月挡在了北岐的上方。日月光辉与无数雨滴碰撞,水光阴气蒸腾之间,整座若水法界虽然不断颤抖,但却始终没有被轰破,将阴冥魔君牢牢挡住。

    蜿蜒万里的青白苍龙在无尽的雨帘中游弋,七大先天真水化作万千海浪潮汐,一时演化无数雨滴,一时吹起冻结万象的寒风,一时万万骄阳大日浮现,一时漆黑暴风卷动,恍若道道漆黑蛟龙,向着阴冥魔君噬咬而去。

    在不计代价,消耗体内库存的七大先天真水的情况下,北岐的这尊苍龙分身使出全身解数,甚至就连识海中的神念之力尽数涌出,周身云雾水光泛滥,好似天河决堤,将阴冥魔君困在若水法界中。

    真水涌动,涤荡世间,阴冥魔君纵然周身磅礴鬼气汪洋涌动,但是生死宝鉴的魔光被黄泉真水克制,而阴冥魔君自身的森罗鬼气又被三万滴宙光真水凝结的岁月长河凝滞,一时之间竟然破不开这座若水法界,只能不断运转神通,显化万千地府鬼神,一点一滴的向着若水法界之外飞去。

    b2001041km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