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小说网 > 洪荒无始终 >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八天归位

第一百三十七章 八天归位

    白茫茫的道炁不知何时其遍布了虚空,纯白的战虹冥冥只差最后的一寸便能砸碎白易的头颅,但是这最后的一寸却始终无法寸进。

    雄浑的清浊气息演化天地乾坤,九重天宇与十方大地齐齐浮现在白易面前,至高的苍天与至重的大地凝集在白易的左手上,好似不动不摇的周山一般,悍然挡住了砸落的赤金铁棒。

    根根白皙的手指好似白玉雕琢而成,但是就是这样的手指,却让十锋得意的攻击不得落下,只能发出一声声越发激昂的颤鸣声。

    “这是什么神通?”将战虹抽回,看着白衣没有丝毫损伤的五指,十锋面上露出了一抹不可思议之色。

    “一念万法,融汇了方圆五十万里的清浊气息,只要不是足以一击轰碎着苍茫天地,便无法攻破我的防御。”白易口中淡淡的说道,白皙的左手骤然一落,天地之间清浊气息暴动,好似有着无数的怒龙金蛇在虚空攒动,向着中心的十锋噬咬而去,炸开了无数绚烂的烟火。

    无尽的清浊气息中,十锋手持战虹,舞动的虎虎生风,赤金色的铁棒搅动风云,簇簇纯白的晶芒炸开,将怒龙金蛇砸散,双脚蹬天而起,无尽的风暴缠绕在十锋的双腿上,好似成千上万的风暴之刃,将遍布虚空的清浊气息撕裂,崩灭。

    没有丝毫犹豫,十锋面带灼热的战意,身形如陨星般坠落,战虹先行一步,好似一道纯白的箭矢,将白易身前无数的清浊盘龙一一洞穿。

    淡紫色的南明离火燃烧,原本应该虚幻无力的火焰在此时好似化作了最为坚硬的钢铁,纯白的战虹只能轰灭一朵火焰,便被源源不断的先天真火阻断,震飞到了一旁。

    轰!

    双手上兵燹崩星神光凝聚,十锋身上衣衫鼓动,身形好似纸扑杀而下的猛禽,两道纯白的光辉好似凝聚在十锋的指尖,恍若流光,又似梦幻,向着白易的双目戳去。

    锵!

    但是,却见半透明的剑刃上淡淡的清浊气息游走,一声嘹亮的凤鸣声袅袅响起,在十锋的眼中,白易的身形缓缓消失,一只羽翼华丽无比的凤鸟展翅飞起,尖锐的凤喙缠绕着淡淡的紫色,在须臾之间啄在了十锋的双手上。

    轰!

    灼热的火焰与纯白的晶芒不断轰击,让虚空好似布帛般崩裂。十锋双手犹如闪电,在一瞬间轰出了数千数万次攻击,极致的锋锐加上十锋自身恐怖的力道,竟然将巨大的火焰凤鸟给一点点压下,即使巨大的羽翼不但扑扇,凤鸟也还是无法挽回自己的颓势。

    眼看凤鸟即将落败,十锋双目中血红色的火焰一闪,口中大喝一声,左手背于身后,右手食指探出,其上赤白交融,恍如被火焰锻造出来的手指在此时化作了锋寒的剑指,带着淡淡的森寒之色,将巨大的凤鸟劈成了两半。

    虚空在一阵扭曲中被撕裂出了一道绵延至天边尽头的切痕,而在这道切痕的边缘,白易面色凝重的看着从虚空落下的十锋,在白易的右手上,朱紫剑半透明的剑刃上一道细微的裂纹浮现,让这柄唯美的剑刃显得暗淡了一分。

    “这是我压箱底的神通,比之兵燹崩形还要锋锐十倍的‘战殛界天‘,这是足以洞穿天地胎膜的攻击。”

    十锋口中略显得意的话语让白易眉头微皱,心中不太相信他的话语,如果是足以击穿天地胎膜的攻击,自己的朱紫剑绝对不可能只是被刺出了一点裂纹,而是会被直接斩断。

    “不过,即使这样也足够强了,没办法了。”

    将手中的朱紫剑收起,白易迎着对面十锋面上的疑问之色,双眸中五颜六色的元磁之力扩散,身形逐渐崩溃消散,取而代之的是一片无形无质的元磁法域,笼罩天地苍穹。

    “这是我最强的神通,如果你能够挡下,那就算是我输了。“

    虚无缥缈的声音让十锋面上神色一变,原本只笼罩了右手食指的战殛界天,迅速扩展向全身,赤白色的光辉好似大日不能煌煌灿灿,但是其上的锋锐感却让已经化身元磁的白易都感到一丝丝刺痛,好似这种锋锐感已经刺进了自己的灵魂中。

    嗤!

    绚烂的两极元磁神光刃撕裂长空大地,比之十锋的战殛界天也丝毫不逊色的锋锐光辉将无数的虚空罡风截断,身形化作元磁法域的白易心神一动,虚空中万千七彩的气浪冲天而起,一道绚烂无比的神光好似长虹贯日,在瞬息之间,撞在了十锋的周身各处。

    叮叮当当!

    铿锵的清脆交响声不断响起,七彩的元磁神光刃斩中了十锋的周身各处,就好似是两柄绝世锋刃同时交击,炸开一圈圈的灿烂气浪。

    晶芒溅射之间,虽然元磁神光刃没有斩杀白易,但是其上那道斩天裂地的锋芒还是使得十锋嘴角溢血,甚至因为两极元磁神光刃的逆反能力,十锋体内的铁血煞气甚至被逆反成了一道道血色的光刃,在他的体内肆虐。

    不过因为十锋自身的战殛界天也是锋锐异常,所以斩中十锋的元磁神光刃,悉数被赤白色的界天神光崩碎,化作无数的七彩虹光消散。

    身形缓缓凝实,白易看着远处面露癫狂笑意,冲杀而来的十锋,感受着对方体内仍旧在不断撕裂的元磁神光刃,面色微微动容,每一寸血肉和灵魂都被撕裂的痛苦,对方竟然能够毫不在乎,这点大大出乎白易的预料。

    周身七彩斑斓的元磁神光环绕,白易脚下神光一闪,七彩仙光缭绕的右手与十锋赤白光辉交织的左手碰撞在一起,两种极致的锋锐感撕裂了虚空,白易与十锋尽皆面色一变,手掌上殷红的鲜血缓缓滑落。

    不过,此时的二人并没有在乎这点小伤,对视一眼之后,铁血煞气的战殛界天与五颜六色的元磁神光同时爆发,一柄通天彻地的七彩神刀与一根赤白对立的铁棒在虚空凝结。

    只听一声震动天宇的炸裂声响起,铁棒与神刀轰然撞在了一起,无匹的神光激射之间,虚空为之颤动,狂风为之凝结,赤白的铁棒上斑驳的刀痕不断出现,而绚烂的七彩神刀上,也有无数细小的碎片崩裂脱落。

    虚空中只能听见一声声震撼天地的巨响不断传出,却不见白易与十锋的身影,密密麻麻的晶芒炸裂,让下方的诸多先天神圣面色大变,再也顾不得夺取幽河不死树,只能驾驭遁光,向着远处不断逃去。

    而在高山之上,幽河不死树此时好似也感受到了威胁,青黑轮转的生死玄光不断扩散,神树所在的巨大山体在此时轻颤,带着幽河不死树缓缓融入了大地深处。

    另一边,九霄天宫大殿中,名为’青天‘的大道异兽此时面露喜色,沧桑的双眸看向了白易与十锋所在的虚空,看着那遍布了虚空的两道强悍意念,口中喃喃道:“最后的两天终于出现了。”

    一步跳出,时空扭转,中年道人双目中淡淡的青色浮现,双手向着下方一按,虚空中两只好似实质的法掌出现,分毫毕现,轻轻一握,便无视了白易与十锋斩出的元磁神光与战殛界天,将两人轻易的镇封在掌心中。

    深青色的华光笼罩在白易与十锋的周身赏析,琉璃般的光辉闪烁之间,白易与十锋只感觉周身的时光好似在此时被凝结,身形一动也不能动弹,好似被封印在琥珀中的虫豸一般。

    “这个驾驭元磁之力的小子攻击强大,神念也不错,我这根颢天银针就送给你了。”虚空中万千青色毫光凝聚,一根三寸长的银针浮现在白易的面前,在白易难看的神色中,刺入了白易的眉心中。

    “这个小子本体乃是朱厌,肉身强大,但是心中容易被朱厌心中的杀意侵蚀,我这口道钟就送给镇压心神吧。“青天面色冷漠,一口苍茫浩大,钟壁空白一片的道钟飞入了十锋的识海中,轻巧的压在十锋白头红脚的朱厌元神上。

    “八天至宝已经归位,接下来就是等待天人道劫的降临了。”

    脚步轻踏间,青天回到了九霄天宫中,心神动念之间,慕道谷中,总共八尊太乙巅峰的先天神圣在此时面色大变,识海中寄宿的八天至宝开始一一绽放光辉,将这八尊先天神圣的道体映照的微微透明。

    白易这边,在青天走后,白易立马用尽各种手段,想要将识海中的颢天银针排挤出去,但是即使白易用出了会损伤自己识海的两极元磁神光刃,也没能将阵银针取出。

    而如今,在青天动念之下,白易已经感受到了这具先天神圣的本质在被抽取,而连通神圣本质一起的,还有白易领悟的诸多天地法则与自然秩序,白易自身的修为也在颢天银针的抽取下,缓缓后退,掉入了太乙境界初期。

    “竟然连我对天地阴阳清浊六极的感悟都能抽取,这下麻烦了。”感受到自己的记忆竟然都开始迅速流逝,白易面上双眉紧皱。

    如今白易与北岐本尊之间的联系被削弱到了极致,根本无法借助北岐本尊的援手。

    “看来只能联系太始本尊了。”白易口中轻叹,识海中真灵闪烁,一道银灰色的无上祖炁开始微微闪烁,逐渐凝实。

    洪荒无始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