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小说网 > 聊斋之问道长生 > 第三百三十七章 先下手为强

第三百三十七章 先下手为强

    经过方才的事情,陈剑儒基本已经把刘锡潜推到了蔡金的阵营之中。

    这样一来,蔡金势必会想方设法的帮刘锡潜洗脱罪名,就算胡德庸一方再不服气,但也左右不了刑部的判决。

    陈剑儒本来就有最大的嫌疑,接下来刑部势必会费尽心机的将这件事情强加到陈剑儒的身上。

    胡德庸一方,当然不会善罢甘休,那接下来的事情可就有意思了,这件事情究竟会鹿死谁手,还尚不可知。

    不过,林诗茵还是更倾向胡德庸一方的,如果让蔡金如愿以偿,那可就再次的助长蔡金如日中天的权势了,到了那时,胡德庸势必势微,甚至用不了多久,就会被蔡金蚕食殆尽。

    说实话,这并不是她想要看到的局面。

    在还没有对付这些奸佞的把握之前,她并不想打破这种平衡。

    不过,她接下来倒是能够酌情给胡德庸一些帮助,这样胡德庸对上蔡金,也就不是完全没有胜算了。

    这件事情如果成功了,那她得到的东西势必会远超出需要承担的风险。

    总而言之,就让他们狗咬狗去吧。

    “臣遵旨。”刑部尚书宋祯焕愣了一下,然后迅速的躬身领旨。

    他一时间倒是没有想到林诗茵此举的深意,不过,他哪怕就是明知这件事情将会带来的麻烦,也不得不答应下来。

    这件事情本来就是他的职责之内,他拒绝不了,也不能拒绝。

    当然了,他也知道这是一个苦差事,一个不慎,就是到处给自己树敌。

    不过,在考虑到接下来要调查的对象,乃是胡德庸阵营的诸位考官之后,他心里也就释然了。

    他们本来就是处于不同的阵营,两党相争,他们双方本就针锋相对,他根本用不着顾及这些。

    这时,朝堂之上的不少人,已经意识到一点不对劲了,但刑部彻查此事,本就无可厚非,希望是他们多虑了吧。

    就连蔡金也是眉头微皱,这件事情怎么看着那么像是陛下想要挑起两党相争呢?

    但这样做对陛下有什么好处呢?

    最起码,从明面上来看没有,陛下一直想要的都是制衡,这样做势必会打破这种制衡。

    他可不认为胡德庸能够战胜他,这件事情他本来就占据主动权,再加上他在朝堂之上的底蕴,也远超胡德庸,对方究竟拿什么跟他斗?

    或许,这一切都是他多虑了,陛下并没有想那么多,只是想要查出泄露会试隐秘的真凶,这才将这件事情全权交给刑部。

    毕竟,这件事情,本来就理应刑部来处理。

    至于关于明月阁的事情,蔡金选择了只口不提,他心里已经隐隐有了猜测,这件事情幕后的主使,只怕另有其人。

    不过,蔡金现在并不打算再深究下去了,只有陈剑儒,才是他最希望看到的真凶。

    胡德庸的心情颇为复杂,现在事情的发展,已经彻底的偏离了他先前预料之中的方向,原本在他看来,只要陈剑儒能够占据主动权,接下来便能够顺势将所有的罪责都推到刘锡潜的身上。

    到了那时,刘锡潜自然是百口莫辩。

    只是事情演变到现在,他们手中的主动权,已经在不知不觉中落入了蔡金的手里,接下来他们的处境将会极大的不利。

    他想要反驳,可是张了张嘴,还是化作了一声长叹,陛下的安排合情合理,他甚至都找不到反对的地方。

    林诗茵收回目光,起身离座,身后传来内官略显尖锐的嗓音:“退朝!”

    这件事情在误打误撞之下,还真是出人意料。

    想到这里,林诗茵的脸上不禁涌现出一抹笑意。

    对于接下来的事情,她的心里也很是期待呢。

    ……

    在退朝之后,蔡金跟胡德庸都没有闲着,分别传唤了自己的党羽,前去商议对策去了。

    尤其是胡德庸,在离开之时,他的脸色可是阴沉的可怕。

    在回到胡府落座之后,陈剑儒亦是面露凝重,这件事情极有可能会给他惹来杀身之祸。

    想到这里,陈剑儒不禁暗叹一声时运不济”,这段时日他们陈家也是多灾多难,他们叔侄二人,都是蒙受了这般无妄之灾。

    “大人,接下来蔡金势必会把火引到我的身上,这可如何是好?”陈剑儒苦笑一声,心里一筹莫展。

    胡德庸沉吟了一下,这件事情确实麻烦,如果考虑的不周全,哪怕是有了对策,也难免会给对方抓住可乘之机,良久之后,他才终于说道:“这件事情,我们还是不能坐以待毙,务必要先下手为强,更不能等着刑部将刀放到我们的脖子上,到了那时,可就一切都为时已晚了。”

    “还请大人指点迷津。”

    陈剑儒闻言,原本有些沉寂的脸色,不由的恢复了几分神采,对于胡德庸所言,他虽然领悟不了太多,但胡德庸势必已经有了解决眼前困境的对策。

    先前胡德庸德对策,还是极其有效的,不仅让他扭转了被动的处境,而且还成功的将火引到了刘锡潜的身上,只是事与愿违,他也没有想到陛下竟然提出了让刑部处理此事,这样一来,他们先前好不容易才营造出的优势,可就荡然无存了。

    “我们想要解决眼前的困境,关键还在刘锡潜的身上,刑部就算想要刻意针对你,但也不能无凭无据,但如果一切矛头都指向刘锡潜的时候,那刑部总不可能仍旧包庇吧。”胡德庸冷冷的说道。

    “大人所言极是。”陈剑儒一脸深以为然,这件事情虽然归于刑部处理,但刑部却还做不到只手遮天的地步。

    “蔡金那个老不死的,前些日子还传出了病危的消息,怎么突然之间就又活蹦乱跳了呢?”胡惟庸忽然说道。

    当初在得知这个消息之时,他并没有立即相信,毕竟,蔡金诡计多端,说不定这乃是他的阴谋呢?

    但经过多方确认,他还是证实了这件事情的真伪。

    当时心中的欣喜,可不是一两句话能够说得清的。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