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小说网 > 重生西游之九头虫 >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大罗之力 扭转乾坤

第一千一百六十七章 大罗之力 扭转乾坤

    叮咚,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跌坐在莲花上,其身下黑水幽幽,深不见底,只不过由于外面梵道攻势,早已经浸染上丝丝缕缕的金玉之色,凝而不散,上浮尖尖,似出水小荷,摇摇摆摆,每一个刹那,都有一种难以形容的韵律向前。看样子,再进一步,梵道就能建功,形势真的岌岌可危,悬于一线。

    叮咚,叮咚,

    正在这个紧要关头,鬼车渡过造化劫,登临大罗之位,冥冥之中,恶念渊海上空传来一声惊雷之音。须臾后,劫之气衍生出来,或长或短,或竖或横,或聚集,或散开,层层叠叠,叠叠层层,不同的光轮冉冉旋转,组合成横绝时空上的画卷。这样的画面不断散落,绕在与鬼车真身有非常深的关系的心魔之主的周匝,不断积累。

    叮咚,叮咚,叮咚,

    劫之气源源不断,越积越厚,肉眼难见的局面下,心魔之主和心魔经同时绽放异彩,讲述劫之真意,有的是天地开辟后自有劫数,先天而生,翳翳渺渺;有的是吐故纳新,自劫之开始,以劫为结束,推动纪元更替;更有劫数引起灾难和毁灭,杀戮与死亡,等等等等,同一劫之规则,当临于现世,表现出不同的方向。

    这一瞬间,李元丰的心魔之主对于劫之道的理解突飞猛进,顶门上的心魔道果蟠结的花纹复杂了三分,不可测度,难以捉摸,千变万化,无穷无尽。

    “来的恰到好处。”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眸子变得幽深,原本的风雨飘摇顿时变得不动如山,他手一伸,拿下心魔经,自己挨打了这么久,该反击了

    且说观自在大菩萨,头梳宝髻,身披法衣,眉眼如月,顶门上自有梵门经文,金文玉字,焕彩成章,金灿灿的梵色垂到地面,状若璎珞一般,护住周匝,严严实实,风雨不透。再然后,木鱼声声,祥云如展,彩花高悬,即使是在恶念渊海这样宇宙阴面,依旧劫难临身,从从容容,稳稳当当。

    观自在大菩萨此时此刻,却是眉宇间凝霜,如刀似剑,又如铁骑突起,森森然,幽幽然,冷冷然,蕴含着惊天动地的杀机。原因很简单,因为这位梵门中的大菩萨法眼观诸天,已经注意到横在诸天万界时空中规则之力的变化。真的是,天击法鼓,地鸣玉磬,赤霞凝丹树,繁花满枝头,上有日月垂地,金火满空,有不可思议的吉祥。除此外,尚有群星坠空,一颗接着一颗,每一颗俱是缠绕紫青,六角垂芒,妙音环绕,声势不小。如果自现世中的世界看,星落如雨,却没有任何灾难之相,如同世俗中烟花般的庆祝。

    庆祝为何自然是梵门的眼中钉肉中刺鬼车渡过造化劫,身合规则,有了大罗之姿,超脱之相,成为天地间金字塔尖儿上的大人物。

    从此后,鬼车有了大罗位格。

    “可恨。”

    观自在大菩萨眉宇间孕育杀机风暴,毫不掩饰,整个人的怒火自上而下,若亿万鲜红如血的怒花盛开,焚烧所有,鬼车走到这一步,这位梵门大菩萨于公于私都难辞其咎。当然了,被打脸,岂能不怒

    “只有最后一步了。”

    观自在大菩萨勃然大怒,可不影响其智慧深邃,她看得出来,鬼车有大罗位格已是板上钉钉,可对方身为此纪元得道之辈,肯定会走那一步,那就是有怨报怨,有仇报仇之时自己也好,梵门也罢,绝不会让其好过。说不得,真要顺利的话,将之封印镇压也未尝不可毕竟鬼车不同于其他得道之辈,在以前,从来没有人会结下如此之多的因果

    “拿下眼前的恒元”

    观自在大菩萨目中余光瞥过在她眼中负隅顽抗苦苦支撑的恒元魔主,美眸中杀机又浓了三分,本来她的打算是以雷霆万钧的姿态碾压恒元,狠狠扫了一扫对方的威风,让诸天万界的巨无霸势力看到梵门的决心和手段,然后安安心心回转西牛贺洲,准备对付鬼车。谁想到,就这样的事儿还被拖住了这么久

    “不可饶恕。”

    观自在大菩萨用神意与天元大仙和大日如来一碰,决定不惜消耗,马上拿下。

    恶念渊海,最中央。

    渊水如不见边际的磨毛玻璃,压抑着下面一根根,一簇簇,一团团的黑色发丝,星星点点间,又疑似缓慢睁开的无数眸子,蕴含着嫉妒,愤恨,绝望,杀戮,等等等等,时不时,有来自于灵魂最深处的撕咬声传来。只要听到耳中,就会有万千钢钉硬生生扎进神意的感觉,寸寸而入,令人疯狂。

    在这样绝望的渊水里,正浮着一世界,桐花散落,细雨蒙蒙,瑶草满地,烟树迷离,看上去和渊水格格不入,有一种来自于大千世界现世的色彩。毫无疑问,在李元丰的心魔之主不在的情况下,能够在大罗金仙都难以步入的恶念渊海最深处有此气象的,只能够是恶念渊海的第二尊魔主上璟魔主所开辟的上璟天。

    上璟魔主紫发垂下,随意披散,似乎一根根欲噬人的毒蛇一样,光鲜的色彩中蕴含着剧毒,她蛇瞳竖起,眼睛半点不眨地看向恶念渊海边缘,看着那一场看似牵动了整个恶念渊海的斗法。说是牵动整个恶念渊海真的没错,毕竟她施展神通,把外面的斗法之相用镜光折射入渊水,让恶念渊海中存在的天魔们抬首可见。要知道,恒元魔主身为恶念渊海第一尊魔主,也是最强魔主,是恶念渊海当之无愧的领军人物,他的一举一动,当然牵扯到恶念渊海上下了。

    上璟魔主羡慕嫉妒这样的影响力,一直琢磨着能够取而代之,而在她的眼中,眼前之事就是恒元一个迈不过的坎儿,是他的劫数,也正是自己要成为第一魔主的开始。

    上璟魔主看向恶念渊海最外围,已经散在恶念渊海中的千姿百态的镜像,映照出梵道三位大罗金仙痛殴恒元魔主的斗法,她看得痛快的同时,也有一个想法,那就是梵道的大罗金仙们得加把劲儿,争取立刻马上令恒元魔主如丧家之犬般逃回恶念渊海中央区域。

    “现世大能真的恐怖。”

    在恶念渊海的一角,天魔黏花头梳飞云髻,身披曳地复古长裙,上面绣着血月,仰起头,眼睛半点不眨地看向镜像,长长的睫毛抖动,跟小梳子一样,来来回回,幅度很大。她的声音中充满着一种惊骇和无助,连在恶念渊海中纵横开阖所向无敌的恒元魔主都被对方这么欺负,她们这样的小天魔不跟小鸡子一样了

    天魔南陌则依旧人身蛇尾,她圆润的蛇尾盘在晶澈如仙家之物的玉盘上,周匝彩云覆盖,晴霞上纹,偏偏又蕴含大邪恶,大恐怖,大惊惧,她贝齿紧咬,声音微不可闻,喃喃道,“可恒元魔主在三人围攻下也抵挡了这么久,即使接下来狼狈而走,也是很厉害啊。”

    南陌的话音很小,很没底气。她这么讲,可不是心向恒元魔主,或者什么其他,单纯是物伤其类罢了。身为天魔,她们天生敌视现世中的人,在假想敌面前,没有人愿意自己跟纸糊的一样。

    “只是,”

    黏花听到了南陌的声音,她同样希望恶念渊海能够压过现世,可现在来看,两者之间的差距太大太大了。

    “现世大能。

    “太强大了,我们在现世行事得小心小心再小心。”

    “待在渊海稳妥,待发育起来后再出门”

    “恒元魔主只能窝里横”

    “不配第一魔主”

    和黏花南陌一样,其他恶念渊海中通过镜像看到斗法的天魔们都有各自的看法,不同的思维碰撞,丝丝缕缕的莫名力量冒出来,在渊海中来回。隐隐间,能够看到,原本系在心魔之主身上的无形线条开始出现波动,摇摇摆摆。

    这可不是好事,要知道,这样的虚线不是其他,而是恶念渊海中的生灵对心魔之主这一尊天地间第一位魔主由敬畏和恐惧所产生的一种服从,现在波动了,等于心魔之主在恶念渊海的威望下降。

    “正要扭转乾坤。”

    李元丰的心魔之主感应到对面梵道大罗金仙的强势,同样感应到恶念渊海诸生灵的波动,他不会像鬼车真身那样嚣张横行,仰天长啸,而只是沉沉一笑,心魔经完全展开,在上面,托举出心魔道果,冉冉升腾,接引恶念渊海的规则力量。

    轰隆,

    李元丰身子周匝浮现出万千的线条,扭曲变化,如同无数人的人心之复杂,然后倏尔一推,把诸般攻势阻挡,第一次在梵道大罗金仙面前站稳。

    轰隆隆,

    不同的光环凭空产生,或大或小,或上或下,或距离很远,或相互套着,稍一碰撞,叮咚作响,发出扭曲的声音。

    轰隆隆,

    声音落下,自冥冥之中,难以形容极为恐怖的污染到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