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小说网 > 阅读封神系统 > 第七百七十九章 拜师前夕

第七百七十九章 拜师前夕

    闻言顿时眼前一亮,没想到陆婉兮真的有机会被公子收为徒弟,这对于陆婉兮来说简直就是一步登天的大好事啊!要知道苏牧是什么样的人物,飞升地仙界不足二十年就已经是闯下了如此庞大的成就,修为也是达到了大罗金仙十品之境,不到二十年的时间从一个刚刚飞升的普通仙道修炼者直接是成为了一位仙道巨擘,他要是收徒的话自然能够给徒弟提供最为完美的指导,能够让陆婉兮成功的绕开无数的弯路!

    冯化看着露出的笑容不禁是出声提醒道:“现在还不一定呢,我只是争取了让圣尊答应试探考验一下陆婉兮,若是那丫头能够通过圣尊的考验的话圣尊自然是会收她为徒,若是她没有通过圣尊的考验,那么即使是我也无法左右圣尊下的决定,终究是要靠那丫头自己努力才行啊。”

    闻言也是点了点头,这一点她也是十分的赞同,不过不管如何现如今圣尊已经是答应了可以考验一番陆婉兮,只要他们在剩下不到一天的时间内将自己等所知道的知识灌输给陆婉兮,那么她就有着很大的可能能够通过苏牧的考验成为苏牧的弟子,拥有了通往这个世界最顶尖的一张门票!

    ......

    别院内,由于明日一早还要考教陆婉兮的缘故苏牧也是早早的回到了属于他的庭院之中,准备做一番准备,虽然他没有太大的兴趣去收徒弟并且还要指导她修炼,但是万一明天陆婉兮通过了自己的考验真的成为了自己的弟子呢?若是她着的成功通过了自己的考验而自己却不知道任何的教学技巧岂不是显得有些尴尬?所以苏牧一早返回了庭院之中找了一些如何教导自己徒弟的书籍来观摩了一番,顺便是将南岛三仙给找了过来让他们传授一些关于指导的知识给自己,对此南岛三仙自然是没有任何的犹豫相反还感到了十分的荣幸,毕竟他们要传授知识的不是别人,而是这地仙界现如今权利和势力最为庞大的存在,大夏皇朝的圣尊!

    苏牧认真的听着南岛三仙传授着经验,一旁的柳轻衣就那样微笑着在看着苏牧的学习,她倒是有些感到新奇,这还是她第一次见到苏牧这等悉心学习的样子,同样的柳轻衣对那位陆婉兮也同时感到有些期待,期待她明日是否能够通过自家夫君的考验成为苏牧的弟子,若是对方真的通过了苏牧的考验的话那可就是苏牧这辈子收下的第一个徒弟了!

    夜幕十分,两边庭院都没有熄灭灯火,虽然整个帝宫的在夜幕星辰之下和白昼一般无二,但是庭院内灯火通明也正是说明了两方都在认真的学习着某些事情,苏牧正在认真的学习着如何做一个合格的师傅,传授自己的徒弟修炼的技巧,而陆婉兮那边也是在学习着了解着明天苏牧或许会考验她的事情,若是明日她通过了考验,那么就如同和冯老先生对她所说的一般,她拥有了通往这方世界顶尖的一张门票,而若是她失败了也不会有太大的关系,冯化还可以给她推荐其他的师傅,但是陆婉兮却认为自己明日定能够通过圣尊的考验成为他的弟子,这一夜,注定不眠。

    晨曦来临,阳光驱散了夜幕,这也代表着崭新的一天即将是来临,而陆婉兮也将会面临人生之中一个巨大无比的转择点,若是她成功了,那么从今天开始她将会成为地仙界无数天骄所羡慕的存在,手握通往地仙界绝顶的门票,成为大夏皇朝的风云人物,而若是她失败了就会失去前面所说的那一切,不过通往绝顶的门票还是有机会获得,毕竟姜行舟怎么也是一位十一品大罗金仙,知道陆婉兮还是十分轻松的。

    “谨记我们昨晚对你说过的那些知识点,这关系着你今天是否能够成为圣尊弟子,放空你的心神,让你自己的状态不要那么的紧张,人一旦紧张的话会发生什么样的事情我就算不说你也应该清楚,放松,我们该出发了。”冯化看着陆婉兮笑着说道,不管如何他还是做到了自己该做的,至于这个丫头最后的结局到底是什么就不是他能够左右的了。

    陆婉兮深深的吸了口气,冯化说的不错,这人一紧张就容易犯下失误,而且还会短暂的忘记自己脑海中明明记得清清楚楚的事情,所以柳轻衣心中也在不断的对自己加油打气,鼓励自己让自己不那么的紧张,随后跟上了冯化的步伐,朝着大夏帝宫之中最为壮大的一座别院赶去,哪里就是等待她陆婉兮接受考验的地方,能否成功就看她今日的表现了。

    也是跟在了陆婉兮的后面,她想要趁着这个机会去看一看最近苏牧有没有什么改变,只从圣后飞升来到了地仙界之后公子仿佛就已经是将她忘了一般,虽然最近在陆婉兮的陪伴之下已经是渐渐的想通走了出来,但是她依旧是想要知道苏牧现如今到底是一个怎么样的想法。

    庭院内,苏牧看着手中的书籍不禁是摇了摇头,昨晚南岛三仙可以说是将他们三人所知晓的经验都给传给了苏牧,这让苏牧也是从一夜之间变成了一个地仙界绝佳的授道之师,有了南岛三仙的经验之后苏牧这会儿看那些个书籍上的教导也没那么多的兴趣了,因为他发现这些书籍上记载的大多数都是没有经历过实践的纸上谈兵,没有太大的作用,还不如南岛三仙随口一句来的完美。

    “看样子夫君好像有些紧张。”柳轻衣在一旁对着苏牧笑着说道,眼中满是调笑之意,对此苏牧不禁是感到有些无语,随即郑重的说道:“开玩笑,我怎么会紧张,今天又不是我要接受考验,该紧张的是哪个叫做陆婉兮的小丫头,想要成为我苏牧的弟子可不是那么容易的。”

    。

    te18081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