洪荒小说网 > 诸天大圣人 > 第1139章 第四重天迷雾(求订阅)

第1139章 第四重天迷雾(求订阅)

    九重天墓地。

    此番,在第四重天中。

    一群人很突兀地出现在眼前,看得不少人都瞪大眼睛起来了。

    真是脑壳疼。

    辛苦半天,竟然才到第四重天。

    不过也好,只要在慢慢移动,一步一个脚印地走向巅峰也是可以的。

    相信有朝一日,他们能够见到那位不可一世的万法老祖姜奎吧。

    一定可以的。

    他们坚信不已,那位强大的存在曾经才情绝代,曾经风华正茂如有神助,自成仙后每天都没创建出功法来,简直不叫人。

    如果硬要说的话,那就是一个妖孽,还是人人都想成为的那种妖孽。

    看起来还很耐看。

    当然了。

    此时此刻他们是不知道的,心绪无限复杂起来,竟好不难过。

    因为……

    他们进到一个诡异的地方了,这里风云变幻,全是白茫茫的雾气,伸手不见五指。

    看不清彼此,只知道彼此还存在,但稍不注意就感觉不到相互的存在了。

    这就很尴尬了。

    “咱们该不会是又进入到一个大阵中了吧?”

    “这像是一个困阵,将他们这些人都落在里面而不得相见,怕是要分隔我等的意思。”

    “可是,我们都还抬着老祖宗啊,万一老祖宗丢了怎么办?”

    “……”

    凉拌!

    江缺很想回一句,你家老祖宗丢了便丢了,关其他人什么事。

    大不了棺材板都压不住就是了。

    第四重天。

    这明显就是一个困阵,难道又要联手以蛮横的强力破掉阵法吗?

    那怎么办才好。

    根本不知道该做什么啊。

    心里无奈,众人也是阴沉郁闷不已,一重天一重阵法吗。

    那接下来是不是还有数之不尽的恐怖阵法,是不是还有着可怕的力量牵扯其中呢。

    他不知道。

    但是心里却莫名地害怕起来,只觉得有大恐怖之事要发生。

    “咱们……继续破阵?”

    “我觉得还是先看看吧,这迷雾里虽然混乱了些,但其实也还没发现有什么危险。”

    “危险肯定是有的,只是目前我们都还没有发现而已,但这并不等于说咱们就不破阵了。”

    “是啊,阵还是要破的,不然谁愿意一辈子都待在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啊。”

    “得,既然这么一说还是需要破阵,那大家便继续努力破阵吧。”

    “可是,我们才倾尽全力破开了第三重天的阵法,由于消耗严重,现在体内已经没有多少真气法力了。”

    “……”

    那是不是说就不破了?

    或者休整几天?

    可是,在心阵法空间内,他们什么都没有啊。

    空落落的身体,啥也不剩下了。

    这回就好尴尬。

    没真气法力,他们拿什么去破开阵法啊,也是根本没辙的。

    一时间,他们竟哭笑不得起来。

    “……”

    顿时,大家都是一阵沉默,闯了这么久谁不想好好休息一下啊。

    他们也很难。

    只觉得人生的道路充满了各种荆棘,现在他们就觉得自己不应该来这里的。

    因为来了保准没好事,还有危险。

    你说机缘造化?

    那东西确实有,可机缘造化也不是大白菜,即便是有也要有命有福享受才行。

    若是没命享受,那么一切皆休也。

    说不定到时候什么都没了,万事难休,那才是真正的苦涩。

    “既然大家都累了,要不就先休息一下?”

    江缺缓缓地说着,“虽然此地没有灵气,但各位完全可以吞服灵丹妙药,以及拿出一些灵石来恢复真气法力的嘛。”

    不要紧。

    反正这重重迷雾大阵内暂时还没有其他危险性,他们有的是时间。

    “就依江道友所言吧。”

    “我也觉得这样挺好的,咱们先休息一会儿再说。”

    “接下来大家都要一条心才行,不然谁都没办法离开这里。”

    “……”

    离开自然是要离开的,而破阵自然也是要破阵的,但也不急于一时。

    可若说一条心嘛。

    各自心里都暗暗瘪嘴,天下间,哪有什么一条心的人啊。

    不存在的。

    特别是修仙界里,那更是现实得很,充分能体现一句话:天下攘攘,皆为利往。

    各自都是为了各自的利益而已,眼下这番话也只不过是面合心不合。

    江缺一脸平静,神色间带着深深的喜意,冷色无限有,只是无人知。

    没错。

    就是没有谁知道,相互间都看不见,如果不是神识还能感应相互的存在的话,估计都以为同伴们不见了。

    此时。

    苏离也是诧异地朝江缺所在的地方看着,虽然江缺并未看得见。

    她的内心深处有点畏惧江缺了,“这个人,外第三重天的时候就没出全力,如今第四重天来,他更是不想发力,难道也有着自己的算计吗?”

    只是,她觉得江缺的这种算计让她感觉到可怕。

    这位昊然仙宗的十一长老,竟然还有这等本事,他一身修为不是靠着丹药那些机缘提升上去的么。

    说好的不强呢。

    这是什么鬼啊,看起来分明就是很强才对,哪像现在这样。

    总之。

    苏离的心里暗暗地把江缺列为不可得罪的那一列人了。

    即便是某一天必须得罪,那也要用巧力算计才行,否则很难的。

    半个时辰后。

    江缺又一次说道:“诸位,现在大家都应该休整得差不多了吧,那是不是应该一起来破阵了。

    我建议那些通晓阵法之道的人,都好好看看阵基在何处,哪怕是强行破开阵法,也需要找到阵基才行啊。”

    “江道友这话在理,我觉得很可行的。”

    “还是江道友想得明白啊,接下来的事情可能就要麻烦你了。”

    “……”

    不少人叹息着。

    只觉得江缺这个人,为人很和善。

    “没事,这些都是应该的。”江缺轻飘飘地摆摆手,一副无所谓的样子。

    眼前这些人大概是想不到的,在江缺的眼中,他们只是一群炮灰而已。

    “江道友高义,真是我辈中人啊。”

    “此生能与江道友一道探险寻宝,可谓是人生一大幸事啊。”

    “……”

    一句话,很幸运遇到了江缺。

    而江缺缺淡淡道:“无妨,我也很幸运和大家一起探险寻宝,希望这样的事以后还有很多。”

    他很真诚,也很干净。

    也是纯真得很。

    如果其他人能看到他的表情,便一定会被他那表情所欺骗的。

    可惜了。

    江缺暗暗道:“他们没能看到。”

    “江道友,以你所见接下来咱们应该如何是好呢?”

    “对吧,这一路上还要感谢江道友的照顾,希望江道友你一定要多多关照大家啊。”

    “……”

    有照顾吗?

    没有吧。

    不都怎么想着让你们成为炮灰么。

    照顾,想多了吧。

    不存在的。

    江缺暗暗思索一番,旋即道:“我江某人的本事我自己最清楚了,是断然不存在其他可能的。”

    那么,刚刚那些人的话应该只是一些客套话而已了。

    “虚伪。”

    江缺忽然觉得眼前这些人很可恶,自己以真心待他们,他们却这般说话。

    果真是人心不足蛇吞象。

    和想象中的完全不一样,他以为这些人多少回心存感激。

    甚至。

    江缺也一度为自己的计划感到羞愧。

    懊恼和后悔。

    毕竟让人去做炮灰这种事,说起来是不光彩的。

    都是道友嘛。

    大家都能理解就行。

    可现在他发现,这些人根本就不理解他,也没有谁愿意理解。

    那种感觉让他很不爽。

    于是。

    心里开始沉思起来,“既然你们这些家伙让我江某人不爽,那接下来的行程里就别怪我把你们送出去当石头。”

    投石问路嘛。

    就是这么个道理。

    很是寻常的。

    “……”

    场面一度沉默下来。

    安静得针落可闻,仿佛每个人的呼吸都能听见一般。

    江缺也不回应了。

    反正看不见他,你们爱破阵就不破阵,不想破阵就不破阵吧。

    就看谁坚持得更久一些。

    反正江缺觉得不会是自己,毕竟自己的实力强横,绝不可能被这阵法困住。

    若完全施展出来,他觉得即便是这万法老祖姜奎所布置出来的阵法,也不够他看。

    无穷尽的力量席卷来了。

    大阵中的白雾突然又多了起来,如果说之前还能看到身前三米左右的事物。

    那么现在连一米都看不见了。

    这……

    发生什么事了?

    阵法为何会突然变动,难不成还有自动检测功能?

    又或者,这其实只是一场普通的变化?

    还是说人为行动呢。

    不好说。

    反正江缺谨慎地运转其仙元法力,在自己身上布置了一层层结界。

    还是小心点为好。

    万一在阴沟里翻船了,那就不是一件好事。

    苟着。

    好生地活着。

    这才是他应该做的事情。

    “只要活着,我江某人就有希望。”

    哪怕是称霸天下,睥睨诸天,这些也是有可能的嘛。

    并不是虚妄之想。

    现实是可以看到未来的。

    四重天的迷雾依旧在继续,苏离悄悄地远离开江缺,也不知这位昊然仙宗的宗主大人在想些什么。

    至于其他那些人。

    有一说一。

    他们就是一盘散沙。

    至少再一次合力破阵,许多都出工不出力了,仿佛没看见一样。

    没有在背后下黑手,就已经是他们心善仁慈了。

    “唉,可惜了。”

    江缺叹息一声。

    他像是在自言自语。

    “江道友,可惜什么啊?”

    有人好奇地问道。

    难得听到江缺感慨,这询问人之也是心怀一颗八卦之心呐。

    江缺道:“不是我说你们,你们就不能动动脑子吗?”

    嗯?

    还要怎么动脑子啊。

    他们刚刚不是已经动了么。

    可是没人响应。

    罢了。

    死就死吧。

    反正自己运气好,最先死的一定不是自己。

    更何况,他们有一些人还有老祖宗呢。

    此刻正在棺材板里躺着,大不了在关键时刻把老祖宗放出来,也好让他老人家见证一下奇迹是怎么诞生的。

    江缺嘴角抽搐,道:“预祝你们能好好地活着吧,在下还有一些事,就不奉陪了,毕竟我很忙的。”

    嗯。

    你们继续闹。

    我江某人还有事情要做。

    “等等,江道友你忙啥啊?”

    被困于这阵法中,你还能去忙啥。

    分明是想逃脱啊!

    “江道友……”

    “嘘,别说话了,我觉得有危险在靠拢。”

    “……”

    有吗?

    他们却一点都没感受到。

    再等他们回过神来后,又不一样了。

    江缺已经离开了。

    至少他们看不见,神识也扫不着。

    如果不是刚刚的话还萦绕在耳边,只怕他们都快以为江缺从来没有出现过吧。

    现在挺尴尬的。

    靠他们这盘散沙破阵么?

    一次两次还行。

    三次四次呢?

    保不齐就会有人有其他想法。

    毕竟。

    他们不一样。

    “凭什么他就丢下我们离开了?”

    “所以,接下来我们是被抛弃了?”

    “……”

    大概,也许是吧。

    想说点什么。

    但仔细想了想后。

    却又什么都说不出来了。

    唯有沉默。

    。